法譬如水

06月0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杯門‧悲門 - 吳宗雄的故事

E-mail 列印
文章索引
杯門‧悲門 - 吳宗雄的故事
看大愛,讓生命轉彎
所有頁面
Next
「我問你,喝酒有什麼好處?」吳宗雄問。
「喝高興的。」小陳答。
「高興多久?」吳宗雄又追問。
「高興一整晚」小陳答。
「喝一次高興一整晚,那明天呢?」吳宗雄再問。

這是2008年10月11日在石牌環保站裡,吳宗雄師兄與一位環保志工小陳的一段對話。

加入志工沒多久的小陳,帶著一身酒氣來到環保站,前晚在朋友的相邀下,又喝酒去了。看著小陳,今年五十歲的吳宗雄師兄,彷彿看到自己往日醉茫茫的身影,趁中午用餐的空檔,勸著小陳。


酗酒,讓他傷透家人的心

吳宗雄國中畢業後,在姊姊的建議下,跟著姊夫投入建築業學做板模工。初期,也是很認真、很單純的工作著;但十幾歲的年紀,心性單純也易受誘惑,漸漸地,也和同事朋友學會了賭博、抽菸、喝酒。

沒賭博過的吳宗雄,第一次領薪水就幾乎輸掉三分之二,怕被父母知道後挨罵,他連忙拜託姊姊吳美溫當說客,替他向父母說情求原諒;得到父母的諒解後,「十賭九輸」的教訓,讓吳宗雄自此不曾再賭博。

戒了賭,卻沒連菸、酒一起戒,吳宗雄總是帶著抽菸、喝酒的習慣,繼續在各個建築工地工作。每天抽上兩、三包菸、下班後和同事、朋友喝上幾瓶酒是未曾間斷的事。多年後,感到喉嚨常常不舒服,驚覺抽菸對健康的傷害已浮現,於是斷然戒菸,但喝酒的習性却如影隨形。

喝酒不知節制,日子一久,酒精的貽害就更深了,有時候沒喝,他還會忍不住顫抖。他甚至為了喝酒,有時沒有開瓶器,就牙齒當做開瓶器去開;咬著咬著,咬到牙齒都壞了,有些牙齒咬到缺角後,他就自己拔牙!吳宗雄也曾經試著戒酒,但短暫的決心終究敵不過酒精的誘惑,虎頭蛇尾不曾成功過,讓家人的期待,一次又一次的落空。

八十幾歲的爸爸看在眼裡,除了傷心更是痛心,乾脆對他不聞不問,擦身而過也不打招呼;兄弟也對他莫可奈何,幾乎不再往來。唯有住在同棟公寓一樓的姊姊,偶爾和他說上幾句規勸的話。


做回收買酒喝

約莫在2003年開始,建築業漸漸不景氣,酒性未改的吳宗雄也從打零工到失業在家;以前薪水高時不懂得儲蓄,失業以後,沒有了經濟來源,就伸手向姊姊吳美溫借;說是借,他卻總是「有借無還」。

姊姊的本意,是希望他找其它工作做,將錢暫時用來支付生活開銷,後來發現吳宗雄全拿去買酒喝──「幫他反而是害他!」吳美溫這次徹底失望,絕望之餘,寫下一張屬名「痛心的姊姊美溫筆」的親筆信,自此不再資助吳宗雄半毛錢。

姊姊不再資助生活費後,吳宗雄突發奇想──可以做資源回收賺錢啊!於是,開始騎著腳踏車沿著石牌、北投、關渡一帶的街道做資源回收,每次變賣所得約幾十元到百元不等。因為收入微薄,他不再和朋友外出喝酒,而是每天買三罐米酒,過著成天在家醉生夢死地過日子。



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