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油麻菜籽 不怕踢鐵板

2013-02-13,週三
列印
Next
「你從那些艱苦的日子走來,是怎樣莫可奈何的忍耐,而從前未曾給我的愛和關懷……誰說我的命運好像那油麻菜,只是你不知將它往哪裡栽……」〈油麻菜籽〉這首歌,宛若許陳市人生的寫照。

年幼親人分離 家貧難就學


以前常聽老一輩的人說,女人的命啊!就像那油麻菜籽,種子灑在肥沃的土地上,就能長得好;若不幸被灑在貧脊的地方,要生存,就得看這種子是否堅韌的生命力與好因緣。

七十五歲的許陳市,提及過往,阿市就神色暗然的道出「歹命」兩字。她出生於雲林虎尾鎮,家有十三個兄弟姊妹,由於家中食指浩繁,加上家境窮困,父母在她出生三、四十天左右,即將她送人養育。

養母家住土庫鎮,在收養阿市時自身也才十七歲,後來又生了兩男一女;雖然養母亦將她視如己出般的疼愛,但養母家卻與生母家同樣經濟拮据,生活窘困,讓她的童年生活,常是食不裹腹。

「要送人養,也送個卡好額家庭(家境好的)。」阿市雖不是怨嘆養母窮困的家境,只是感慨她幼年即與家人分離,失去至親的關愛,更無法「讀冊識字」。

為了裹腹,童年的阿市,就常跟著養祖母與養母去抓金龜子、蟋蟀來加菜,未孵化完全的鴨仔蛋也常是他們的桌上餚,如今她想來真是懺悔,矇懂無知造殺業。

從這個家到另一個家 乖舛命運未改變


家境貧困,迫使阿市必須提早長大,十四歲便進入糖廠做女工,賺錢貼補家計。養母在她十來歲時便已過世,而養祖母也在阿市大約十七歲時撒手人寰,隨著養父母與養祖母相繼過世,無依無靠的阿市再度回到生母家。

「恁小姑到了可嫁人的時候才回來,可能是回來要嫁妝的哦……」鄰人無中生有的在兄嫂耳邊閒言閒語,致使兄嫂從不給再度回家的阿市好臉色,於是阿市又再次離開生母家。

這棵油麻菜籽,又隨風飄泊,為了生計,並能養活自己,阿市來到了繁華的都市──台北,她開始學理髮,由於大湖的理髮店靠近軍營,常有阿兵哥來理髮,阿市在此時認識了正在服兵役的先生,並在二十二歲時完成了她的終身大事。

渴望家庭溫暖的阿市,原以為找到了避風港,從此可以有著幸福美滿的生活,但事常與願違——先生風流倜儻喜歡拈花惹草,婚後不到兩年即有外遇,並與第三者生育一女兒;喝酒、賭博更是家常便飯,當「大家樂」賭風瀰漫時,他曾一次下注五十萬元,由於嗜賭連四分多的田產都賭掉了,欠了一堆賭債,後來都由兒子一一清償。

先生五十五歲時,喝了酒卻騎機車摔車,經醫師詳細檢查後告知,先生除了腦外傷,還有腦中風,一邊的手腳已無知覺;先生這一病就是十五年,為了醫治先生的病,先後四次至大陸求醫,花了近百萬元的醫藥費,善良的阿市還是盡為人妻的責任,更為了祈求先生能康復,而發願茹素,照顧先生直到2007年往生為止。

戲劇般的人生 入慈濟心安定

人生如戲,曾經為了挽回先生的心,到處求神問卜,阿市笑稱「什麼步數都用過,甚至『奧步』盡出,都無效啦!」無論斬桃花、燒符水給他喝……使用種種方法,都無法讓先生放浪不羈的心收攝與安分。

阿市也曾經到第三者賣鳳梨的攤位前,與第三著大打出手,先生竟手握秤棒,狠狠地往阿市頭上猛打,阿市頭上馬上血流如注。戲劇般的情節,在真實的人生中上演,叫人情何以堪。

坎坷、辛酸的命運,曾教阿市動過離婚與輕生的念頭。然而,黑夜的盡頭總有曙光乍現,生命總在轉角處遇見愛與希望。

1992年時,在志工洪粧燕與洪淑正的牽引下,阿市逐漸參與慈濟活動,進而愛上慈濟這個大家庭,並在2005年培訓、受證為慈濟委員。在彰化芬園的環保站,一個月有九天的回收日,阿市擔任茶水志工,每天六、七點即將備好的茶水送去環保站,讓環保志工在夏季有冰涼茶水消暑解渴,在冬天有熱呼呼的熱飲溫暖身心。

要運命 不怕踢鐵板

雖然阿市志工做的歡喜,但也曾遇上讓他難堪而當場落淚的景況。有一次,阿市到臺中慈院當志工,卻被派到最忙碌的耳鼻喉科,這時一位老先生以濃厚的鄉音,對著阿市說了一些她聽不懂的語,「歹勢啦!你說什麼我聽不懂,因為我沒讀冊啦!」對於阿市的道歉,老先生更是怒氣高漲。

「不識字當什麼志工!」老先生的怒斥讓阿市委屈羞赧的淚灑現場,一位志工聞訊過來關懷,阿市抱著師姊更是哭得像個淚人兒。

看到阿市踢到「鐵板」,一位承擔幹部的志工問阿市說:「你下次還會來嗎?」

「每個月只要是我輪班,我一定會來」阿市堅定的回答。她說:「我這個歲數了,更要打拚」,否則會跟不上證嚴上人行菩薩道度眾的腳步。

雖然阿市無法說出什麼大道哩,但她能理解上人要弟子擴展生命的「寬度」,及人要「運命」不要被「命運」所繫縛的理念,並於日常生活中精進不懈。

由於受沒讀書不識字之苦,阿市用心栽培兩個兒子,大兒子大學電子系畢業,小兒子也博士畢業,任職於彰化的某銀行擔任經理。兩個兒子,對母親都相當孝順,小兒子數度要接阿市去彰化與他同住,並對媽媽說:「你來彰化住,我在銀行裡幫你招募慈濟會員。」但阿市放心不下芬園這邊一百多戶的會員,因此沒答應。

「穿上慈濟這套美美的制服,是我尚歡喜的,因為穿上它代表慈濟人。」阿市說,在慈濟做志工得到無以言喻的歡喜,是她最開心的。

過去是雜念,未來是妄想,阿市前半段坎坷辛酸的生命,已隨風消逝。這顆堅韌的油麻菜籽,在後半段的人生找到春天,並落在慈濟肥沃的淨土上,經法水的灌溉,已開出燦爛的油麻菜花,把握當下,盡情地揮灑生命的良能。

(文:莊文昭 南投縣報導 2012/12/15)

相關文章:
近期相關文章:
歷史相關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