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5月25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美洲 美國 北加州分會 黃安瓊幫人家 其實是幫到自己

黃安瓊幫人家 其實是幫到自己

E-mail 列印
#MyMaskMyStory是慈濟美國「有愛無懼・慈悲相繫」災疫中長期援助行動中的一個項目,希望藉由志工、捐助者、受助者的故事分享,記錄下這場世紀災疫中的正面力量。

◎才能變良能 車口罩送醫護

我 是黃安瓊,很高興,差不多五十歲開始做慈濟,所以後半生可以走在慈濟路上,覺得自己很運氣、很有福分。

但因為要傳承給年輕志工,我年紀也比較大,七十六歲了,要花比較多時間在家照顧我九十多歲的先生,所以我辭掉人文志業組『組長』的工作。

但我還是做個快樂志工!慈濟會所有什麼要幫忙的,我都會盡量去,因為做慈濟最怕「失業」,有工作做是最快樂的事!但疫情發生後,我不能再去會所幫忙,時間感覺多出來,整天都在家裡,我也不出去買菜。其他年輕志工為了我的安全,打電話問我需要什麼,我不用出門,他們就貼心送菜過來。

比起以前,可以到會所跟志工們聊天,現在這個時間,會覺得心情有點焦慮、情緒有點鬱悶。

一開始,我們有個LINE群組,有志工問說有誰家有縫紉機可以借,因為我有縫紉機,我就問她們要借縫紉機做什麼?她們說:「要做口罩」,我一聽,馬上自告奮勇!因為那時候美國很缺口罩,我也正在找布研究做口罩給家人用,我很興奮地跟她們說:「我也參加、我也參加!」她們就把我加入「布口罩團隊」。

對我來說,我還不到八十歲,眼睛還可以,當然晚上就不做了,燈光下視線會比較花,穿針線穿不過去,要穿好久,也縫得比較不漂亮。白天自然光下可以,所以盡量都在白天做,一天可以做十二個。

我本來就會縫縫補補,家裡窗簾是我做的,先生的衣服褲子太小太大,我會稍微改一下,簡單的我都會,也上過慈濟的縫紉班社教課,所以其他志工只要拿樣品給我,我不用去看教學視頻就可以做,醫護用的髮帽也是,對我來說並不難。

◎多做就多得 助人也是助己

我們這個口罩團隊大家分工合作,有的買布、有的買針線、有的負責裁切……我是負責縫紉的,所以機動組的志工,就會把剪裁組的半成品拿來,把我車好的成品拿走。我還記得Rita志工買布,因為那時候店家都是關的,她還拖人情去找布店老闆開門,讓我們買布。

有一陣子棉布也很缺,我們都把家中舊布翻出來,我也找出一些沒有用過的棉布,大家通通捐出來。我想大家的心意都是一樣,為第一線醫護人員盡一分心力……

那時候買不到口罩,連整個前線醫護人員都不夠,真的很為他們擔心;如果站在第一線的人都不能保護自己,那我們怎麼辦?所以一聽到可以做口罩、髮帽給他們,我自己心裡的焦慮不安就減輕很多,一面做,一面希望自己做得快,做得好,也祝福他們用到我們的東西會有效,可以健康平安。

後來聽到很多醫護都很喜歡,拍了照片、寫上感謝卡,感到很安慰;本來很焦慮的心,都平撫下來了,情緒也比較穩定。」

「多做多得」,剛開始我們的情緒都不穩定,都很焦慮,會閒就愈焦慮,愈會胡思亂想,怎麼這個疫情這麼嚴重?怎麼這麼多人得病?怎麼這麼多人走了?心情受到很大的影響。開始做布口罩和髮帽後後,心念就擺在這上面,焦慮也減退了。我覺得說是幫人家,其實是幫到自己,讓自己的心安下來,多好?

(註)慈濟北加州志工黃安瓊,自己的一生都是在異鄉度過,父母是江蘇人,出生在湖北,五歲到臺灣,結婚後又到新加坡、菲律賓,1999年移民到美國。而美國是她待最久的地方,也是在美國認識了慈濟,加入志工行列,二十多年如一日,從黑髮做到白頭,十分歡喜。

疫情仍在持續,慈濟美國不間斷地將個人防疫物資,送到全美各醫療院所、警消單位、社福組織、和低收家庭,成為安定人心的一股力量。閱讀一系列 #MyMaskMyStory 的暖心故事。

無論是志工、捐助者或受助者,若您和慈濟的防疫物資有過一段緣分,請在您的社群媒體上寫下您和這些物資的故事,並標記 #MyMaskMyStory,和註記好友標籤 @TzuChiUSA;或是上#MyMaskMyStory 上傳您的故事,與我們分享,用正面能量,在疫情暗夜點燃希望燭光。

圖左 :付出沒有年齡之分,北加州慈濟縫製布口罩、髮帽團隊,最年長的志工成員黃安瓊。[攝影者:劉翰卿]
圖右 :黃安瓊白天自然光下可以,所以盡量都在白天做,一天可以做十二個布口罩。[攝影者:劉翰卿]
圖左 :今年七十六歲的黃安瓊,為前線醫護車縫製作布口罩和髮帽,作品整齊排列著。[攝影者:劉翰卿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