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2月29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非洲 非洲 對南非深植心中的那分情 不曾遞減

對南非深植心中的那分情 不曾遞減

E-mail 列印
1990年以前移民南非新堡的臺商,為便利黑人上班,就近選擇MadadeniYellow street工業區租廠房,卻禁不起層窮不出的偷搶事件,迫於無奈遷往新堡工業區。

貧窮的黑人捨不得車資,只得摸黑 徒步兩三小時來上班。多年來貧與富、老闆與員工,過著井水不患河水,縱然偶而聽到偷搶,也是司空見慣的「財散人安」,生活過著彼此各取所需的日子,倒也算相安無事。

1995年遠在一百多公里外的慈濟志工施鴻祺,帶著臺灣慈濟舊衣服貨櫃來到新堡,並與當地當年華人工商會會長楊朝欽,在警民合作下展開發放,往後秉持著「頭頂別人的天,腳踩別人的地」的感恩之情,一年兩次例行發放,都在警察開路下安全持續進行。

◎情牽萬里外 始於初步心

南非慈濟社區志工樂苾君回顧「1998年買下Hampers蔬果超市,當時南非經濟一片欣欣向榮,於2007年蓋了自己的店面。除了提供附近居民採購外,大部分以村莊的批發居多。」

也許是這分情牽,不管她再忙,每星期都會擠出時間,載著慈濟志工們前去黑人區慈善關懷,而大家會帶著簡餐和水,成為例行的「一日遊」。

2006年初入社區時,一開始大部分是根據慈濟志工自家員工所提報的照顧戶進行關懷,幾乎每星期天就穿梭在當時白人、華人、印度人,都避之唯恐不及的黑人村莊,而慈濟人卻樂此不疲,每趟訪視至少關懷三到六戶的貧困家庭。

照顧戶大多是貧病,其中一戶Madadeni Section 母親帶四個幼童,貧窮的原因是沒有身分證,所以不能領到政府發給的育兒津貼;而沒有去辦理身分證的原因,竟然是沒有車錢。

幾位志工掏出身上的零錢湊了R37(約當時新臺幣二百六十元)請她去申請,四個月後成功領到了補助,除了感謝之外,還提醒志工們以後不必再為她們送食物了。

Zandile Mthembu 是位教師,因罹患乳癌提早退休,開了一所幼兒園。2009年因房東收回建物,她只好將幼兒園移到她自己的家旁,蓋了一間大約六平方米大的鐵皮屋當教室。三十多個孩子擠在這麽小的空間上課,志工看了很不捨,於是大家發心捐錢買建材,而志工謝寶雲和志工Amigo負責包工興建。

新教室落成,雖然也是簡易建築,但日後這間教室卻成為慈濟落實深入社區,培訓本土志工的「據點」。生性純樸的Zandile Mthembu跟著慈濟志工的腳步,耳濡目染下也已成為慈濟委員,帶領著本土志工們邁向利他的菩薩道前進。

◎世事皆難料 天意捉弄人

2009年底社區志工樂苾君,看到報紙刊登黑人區二十五公里外商用土地招標公告,心想油價一年一年飆漲,以後黑人區居民來城裡的車費都是一項負擔,於是請店裡的員工帶路,一一去巡視釋出標地,心中鎖定了三塊標地。未料到開標時,竟然都以些微差距得標了。

幾經波折於2012年底,建坪一千二百平方米的店面終於完工了,但萬萬沒想到去市政府申請遷電時,被告知這區電力不足,要等預算蓋變電站。天啊!不是建築圖申請核准時,都標明了需求電量嗎?怎麼辦?這黑人區若店面空置,沒多久門窗屋頂都會被偷光了。

想想只能先花大錢安裝太陽能和發電機,完工後很快就有華人爭相來租店面開超市。之後每隔三個月就追問電力公司,何時可供電,竟然直到2019年電路才開通,終於卸下心裡這塊大石頭。

哪知道,一切看似開始平順之際,又碰上了南非三十年來從沒有發生過這麼嚴重的暴動,店面被洗劫一空,還縱火燒盡所有建物,恍如世界末日般,令人難以置信!

◎關懷生命愛 鐵漢也柔情

Children is our future(孩子是我們的未來)幼兒園主Jabu,因為幼兒園是以NPO(非營利事業組織)申請成立的,所以社福部就會安置一些家暴或棄養的孩子到這裡暫住或常住。幼兒園每月收取學費R80(當時約新臺幣五百六十元)還要供應午餐,有些家長甚至還繳不起學費,經營實屬不易。

鄰近的七十多位家長為維持生計,又必需送孩子們上幼兒園,才能安心去工作,Jabu找上慈濟要求資助。當時因地處非市政府管轄地帶,完全沒有公共建設,屬於非常貧困地帶。志工們評估後,決定每個月贊助慈濟大米數包。

幼兒園房租每月R500(當時約新臺幣三千五百元),有時稍微遲繳,房東都怒言相向,樂苾君心生不忍,還瞞著慈濟志工背地裡不時支助她,盼能陪她度過難關。

外表剛烈的Jabu,在村莊偶而會為受暴婦女、兒童挺身而出,捍衛、好打不平的個性,常會惹來無謂風波,一度備受爭議,然而樂苾君總是以最大的包容來接納她。

由於每年12月16日南非的假日(種族和解日),近幾年房東向Jabu懺悔以往對她的偏見,之後常常中午煮點心給幼兒園的孩子吃。2020年12月,Jabu和她女兒Nosipo都感染新冠病毒,住院四天與鬼神奮戰,房東太太還每天特地去醫院探望她們。

事隔多年Jabu,血氣方剛的蛻變,如今已成為慈濟志工的她,樂苾君看在眼裡樂在心裡,眉開眼笑地談起她。

◎善心不能缺 病情問蒼天

開普敦、德本、新堡市,是南非紡織大本營,材料不缺。疫情期間,很多NPO都趕工捐出口罩,幸好有人捐布、有人裁剪、有人加工,開工後一些廠家也開始製造精美口罩銷售,趕在開工時,讓有幸還能繼續在崗位上工作人員有口罩可戴。當時Jabu的女兒Nosipo,自行車縫並在網路銷售,疫情期間也能賺點錢貼補家用。

去年(2020年)三月全國封鎖三週時,樂苾君的家傭Smagele只要做完家事,有空時就開始做口罩;放年假時,還特別留在家十天,全職趕做口罩捐給慈濟,只為解封後能到社區發放給鄉親,保護健康。

然而,萬萬沒料到事業與志業並重的樂苾君,7月5日中午開始感冒症狀,流鼻水、咳嗽;7月8日早上確診新冠,是屬於輕症者,選擇在家隔離。她說:「很慶幸沒傳染給任何人,因為我染疫前幾星期,都有喝花蓮靜思精舍常住師父所研發的『靜思本草飲』」。自己覺得像感冒,外加皮膚過敏(蕁麻症)反應;幸好,身體恢復得很快,7月16日就開始上班了。

次日(7/17)「屋漏偏逢連夜雨」,接踵而來的噩耗,不是災情而是人心,從蠢蠢欲動到一發不可收拾,怒民藉機暴動掠奪財物,並縱火燒商店,前後只有五天的時間,這似乎是老天爺刻意安排給的「養病日」,讓她同時也成了受災戶。

◎他鄉萬里處 深繫法親緣

7月17日,樂苾君參加證嚴上人「關懷南非家人溫馨座談」。南非過去三十年來沒發生過這麼嚴重的暴動,當大家的目光集中在MadadeniYellow street工業區十九家工廠時,才驚覺到遠在二十五公里外,樂苾君的店面焚燒了三天三夜,一場令人怵目驚心、無言心痛的結局,面對「五家共有」的財產,她淡定地說:「所幸店面,房客的生意都保了險,人都平安就是最好的福報了。」

「在軍警力量能夠全面掌控局勢以前,新堡不會平安。」市議員劉權毅沈痛地提醒大家;黑人區商店、工廠搶完了,支撐個半個月、一個月後,這些餓肚子的民眾,恐怕仍會把目光放在新堡市,所以往後大家還是不能掉以輕心,時時謹慎為重。

8月1日在南非的寒冬裡,樂苾君依然參加慈濟線上「歐美非亞洲幹部研習營」共修,她有感而發:《法華經.寶塔品》——「有願無行,但是虛言;有行無願,則不堅久;行願相資,方能成事。」

以往因身旁所見一些人滿腹經綸,天花亂墜,行願不相資,甚至背道而馳,讓她心生反感。但是,進入慈濟後很歡喜,這個佛教團體走入人群,而且愈窮愈病愈苦愈往之,很喜歡這樣的行經,以為這就是在做「慈善」。

2019年她的父親往生,守喪期間,家弟期望她讀誦五百遍《阿彌陀經》,從第一遍滿是生字不知所云,到後來朗朗上口,甚至可以背誦,開始反思「信解行證」的重要性,否則不解而行,就是盲修瞎練。

近二十年來,慈濟世界裡的「男人當女人用」不是口號,總是開車載著志工們穿梭在黑人區訪視,有求必應的樂苾君,雖然還沒有受證,但熱忱與慈悲的「慈濟」特質,在她身上從不曾遞減,早已深植在大家心中的那分「法親緣」,更是殷殷地誠盼她能成為上人的弟子,一同深耕非洲大福田,相信這也是南非慈濟人共同的期待。

圖左 :生性純樸的Zandile Mthembu(中),跟著慈濟志工的腳步,帶領著本土志工們邁向利他的菩薩道。[攝影者:謝寶雲]
圖右 :Hampers蔬果超市,除了提供附近居民採購外,大部分以村莊的批發居多。[攝影者:謝寶雲]

圖左 :店面被洗劫一空,還縱火燒盡所有建物,恍如世界末日般,難以置信![攝影者:樂苾君]
圖右 :外表剛烈的Jabu(左),血氣方剛的蛻變,如今已成為慈濟志工。[攝影者:樂苾君]

圖左 :Nosipo都染病毒,住院四天與鬼神奮戰。[攝影者:樂苾君]
圖右 :Nosipo自行車縫口罩,並在網路銷售,疫情期間也能賺點錢貼補家用。[攝影者:樂苾君]

圖左 :樂苾君家裡的幫傭Smagele,只要做完家事,就開始做口罩;只為解封後能到社區發放給鄉親,保護健康。[攝影者:樂苾君]
圖右 :「在軍警力量能夠全面掌控局勢以前,新堡不會平安。」市議員劉權毅(深藍色外套.右)沈痛地提醒大家,時時謹慎為重。[攝影者:樂苾君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