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5月29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美洲 美國 北加州分會 郵差不送信的山區 大火後的孤島災民

郵差不送信的山區 大火後的孤島災民

E-mail 列印
奧勒岡州克拉馬斯縣(Klamath,OR)有個離群索居的布萊小鎮(Bly),那裡有一百六十一戶居民,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,也因為森林裡沒有路名,是個連郵差都不送信的地區 。

然而一切在布雷斯山火(Bo otleg Fire)爆發後全部變了樣,大火燒毀了他們自己蓋的家,也無法有保險給付;原本靠山泉水維生的他們,因野火污染水源 ,無法在地取水⋯⋯

◎離群索居生活

2021年夏天,奧瑞岡州地區的森林野火,像瘟疫似地到處爆發,從六月起到八月底,奧瑞岡州同時就有二十處野火在燃燒——其中最嚴重的就是「布雷斯林火」,當地人稱之為「超級火場」,是該州一百二十多年來最嚴重的山火之一!

延燒了四十萬多英畝,四百多棟建築被吞噬,烈焰送出的黑色濃煙,也影響到遠在東岸的空氣品質,布雷斯山火蔓延之時,美東的天際線也被染成了詭譎的橘紅色⋯⋯⋯

大火延燒一個多月後總算被控制住,波特蘭聯絡處慈濟志工收到全美急難救助志工組織——奧瑞岡支會(ORVOAD)的邀請,8月27、28、29日三日,前往政府設立在布萊小鎮體育場的多機構資源中心MARC(Multi-Agency Resource Center)進行關懷。志工在拿到災民名單後,28日直奔深山裡的重災區勘災。

波特蘭慈濟聯絡處離火場約三百英哩,車程約五個半小時,越靠近重災區,路越是坎坷難行,其中一臺車因為無法翻山越嶺,只能半途折返,剩下兩臺車顛簸穿越過了無生氣的焦黑險路後,才到達災情最慘重的火場。

「我們進入重災區實地勘災所看到的,是一片林火所燒毀後的慘淡和不堪。由於路途遙遠及災區路況危險,實在無法一一進行逐戶的勘災。」勘災慈濟志工說道。

那裡住了上百戶離群索居的家庭。大火前,曾經是世外桃源——居民有的是西部墾荒者的後代,在此世世代代定居;有的是嚮往與大自然共生息的人,在當地就用太陽發電及井水自給自足。

「所以,我們所用的文明身分證文件(水單、電費等)都不適用,這個連郵差都不送信的地方,連路名都沒有的林地,有的只是一個簡單的土地號(Lot no.)。」勘災志工發現,這樣的簡單生活,卻成了災民申請重建補助的一大障礙。

◎為何不買火險

火災過後,災民回到了原本自己蓋的家,住屋燒毀了,就在旁邊的活動車屋中棲身。其中一位是文森(化名),他站在花了六年半心血建造的住房和太陽能裝置前,如今只剩一片殘瓦和扭曲的金屬鐵片。他沒有火險,所以沒有資金可以幫助他重建。

「很多人問,我們為什麼不買火險?我們不是不想買保險,而是沒有人會賣給我們,因為我們都離消防站太遠了!」災民安迪(化名)說道。

困難的還不止如此,連政府的補助,這些災民都無法申請。

「他們沒有地址,所以也沒有任何正式文件,可以向官方證明他們住在哪裡。」專門協助邊緣化災民的非營裡組織「救援天使」執行長瓦萊麗.奧黛(Valerie O’Dai,Executive Director of Relief Angels),急切地想幫助這群災後孤立無援的人:「因此(政府)很難核實受損的財產和房屋的數量,結果沒有人能得到縣府或州府的援助。」

如今在山上,沒有馳援、沒有電,也因為沒有水塔,沒有自來水設備,所以沒有水⋯⋯

「這個地區都是從大自然收集泉水,但現在野火後水已經被汙染,不像以前可以取水了,所以他們必須開車下山到城市裡去買水,但是今年城市也因為乾旱缺水,自己都不夠用,更遑論提供給災區居民?」「救援天使」執行長瓦萊麗無奈地說。

慈濟志工勘災後,已著手為災民申請最急迫的供水補助金,並準備現金卡,要為一百六十一戶辦理發放事宜,以解災民燃眉之急。

圖左 :災民文森(化名)說,幾年的心血在一瞬間付之一炬。圖片來源/慈濟波特蘭聯絡處[攝影者:許坤國]
圖右 :奧勒岡州的布萊小鎮原本是個世外桃源,布萊斯山火後只剩一片焦黑。圖片來源/慈濟波特蘭聯絡處[攝影者:許坤國]

圖左 :參天的樹林都被燒毀。圖片來源/慈濟波特蘭聯絡處[攝影者:許坤國]
圖右 :布雷斯山火吞噬了三百多輛車。[攝影者:許坤國]

圖左 :求助無門的災民,只能棲身住在露營車上。圖片來源/慈濟波特蘭聯絡處[攝影者:許坤國]
圖右 :被有毒灰燼、滅火化學物質污染的水源。攝影/瓦萊麗[攝影者:許坤國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