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6月18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樹底下的那個人——辛巴威的肯尼亞斯

E-mail 列印
五月,辛巴威的深秋。

慈濟志工在札卡時十四區的一處小山丘上,果然看見一個瘦到不行的人,蜷曲在一棵樹下。身旁幾個大垃圾袋裝著的,就是他全部的「家當」。

「你好嗎?」志工用紹納(Shona)族語問候。

那人原本低著頭,埋得更低……

「五十四歲的肯尼亞斯(Canias)因殺人罪入獄服刑三十年,出獄後無家可歸。」慈濟志工朱金財說:「因為自卑、羞愧,他一直低著頭,不敢見人。」

◎三十年牢獄 以樹為家

辛巴威是非洲南部的一個內陸國家,與南非、尚比亞、莫三比克接壤,與納米比亞隔一條河相望。

這幾個國家都有慈濟愛的種子,辛巴威的慈濟負責人是臺商朱金財。

1995年,朱金財帶著妻兒移民到非洲,落腳辛巴威,開設成衣廠及商鋪,賺了很多錢;卻也在一次次的暴動中,巨額財富「還」了回去。

「危邦不入」、「亂邦不居」,岳父擔心他們的安危,要他拋棄一切回來臺灣。

「我在2007年認識慈濟,我不但沒有回去,十五年來在這裡做慈濟,帶出了三千多位本土的志工。」朱金財說。

在首都哈拉雷(Harare)南部三百八十公里遠的札卡(Zaka)地區約有一千位志工,但朱金財說:「兩年多的新冠疫情,很多家人都不敢讓志工出來,所以現在志工人數減少了。」

札卡有二十九個區,還是有「不怕死」的志工,每週一次,勇敢的,照常訪視、發放。並且到其他的區去開拓,遍撒愛心種子,發掘需要幫助的家庭,精神可嘉。

「他們到十四區時,有居民告訴志工,有人住在小山丘的樹下。」朱金財說:「志工找到了肯尼亞斯,當時他很狼狽,就是一個流浪漢。」

志工即時給了他食物和飲水,同時去查了他的檔案。知道他在二十一、二歲時,因故殺了他的祖母和親生的兒子,接著追殺妻子。幸好妻子逃離,幸免於難。

經過冗長的調查、訴訟,判決他三十年徒刑。

2020年聖誕節刑滿出獄,隔年一月,政府將他送回家鄉。村裡的人視他如瘟疫,避之唯恐不及。他只好躲到山丘上,以樹為家。

◎說服鄉親 為他蓋個房子

經過幾次的探訪,給他送去食物和衣物。又給他英文版的《靜思語》,並且陪著他讀。肯尼亞斯漸漸覺察到志工的善意。

但是朱金財畢竟要考量到志工的安全,他說:「我要求他們,一次去至少十個人,其中還要有幾個男眾。因為他曾經殺過人,是個『危險人物』。」

南半球的五、六月,就要入冬了,肯尼亞斯住在樹下半年了,終究不是辦法,於是朱金財和志工想辦法要為他蓋個屋子。

志工拜訪酋長、村長,遭到嚴詞拒絕;居民也是大力反彈,尤其受害者家屬,更是無法容忍如此惡性重大的罪人。

後來朱金財親自南下溝通,他說:「此人已經痛改前非,應該給他懺悔贖罪的機會。」

「入冬了,他沒有住處,活不下去。如果他又失去理性,難保會做出甚麼危險的事來。」朱金財說:「排斥他,不如接納他,大家一起關懷他,希望他會變得更好。」

志工當中有一位當地的議員,也加入說服的行列。大家知道慈濟是一個來自臺灣的慈善團體,非親非故都能付出愛心,更何況是同文同種的鄉親。

酋長等受到感動,同意提供一塊村外的土地,讓慈濟幫肯尼亞斯蓋房子。

房子是當地傳統的樣式,圓形的,牆壁是磚塊加土磚,屋頂蓋茅草。雖然不大,但是一個人住,空間綽綽有餘。

建造期間,慈濟採買建材,參興建與。居民先是觀望,後來也加入幫忙。

沒多久,房子蓋好了。朱金財說:「一個圓形的空間,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。既是客廳、廚房,也是晚上睡覺的地方。」

慈濟給肯尼亞斯送了一張福慧床、毛毯、蚊帳、爐子、鍋碗瓢盆……生活用品一應具全。

◎被原諒 重新做人

新屋竣工,入住典禮當天,酋長、議員、村長、地方士紳都來了。朱金財介紹慈濟、證嚴上人,轉達上人說的「每一天都是做人的開始」……

肯尼亞斯當眾懺悔,表示以後要重新做人。他並說:慈濟是他的救命恩人,也是他今後的家人和親人。

「那一天,來了一位特殊的人,就是他的姑姑。」朱金財說:「姑姑送了一包禮物給他。」

肯尼亞斯入獄三十年,不見親人,乍見姑姑來了,忍不住懺悔痛哭。現場的人都感到震撼;尤其當地人,非常感動。原來「原諒」是一件可以做到的事。

有了遮風避雨的家,又有慈濟家人的關懷,肯尼亞斯變得很快樂。

「但是,在他住屋方圓一公里的農地,農民都不敢靠近,因此都荒廢了,長滿雜草。」朱金財好笑的說:「經過志工多次的跟居民溝通,舉辦座談會,分享慈濟精神,才漸進祛除戒心,回去耕種。」

現在的肯尼亞斯,每天跟著志工去「做慈濟」,也幫村子裡老弱的村民耕作,成為一位全職志工。

春節前後,上人在精舍和海外志工連線。大年初二,辛巴威加入溫馨座談,場地在戶外,首先上演「上菜秀」。

志工歡天喜地的呈上一籃籃的玉米、馬鈴薯、胡蘿蔔、秋葵、高麗菜、南瓜……碩大、又新鮮。朱金財說:「這些都是我們『大愛農場』種出來的有機蔬菜。」

隨後是志工在廣場上表演的傳統舞蹈,仔細一看,他們的衣服、帽子,都是慈濟送去的米袋做的。非常有趣。

在朱金財的旁邊,頭低低的,在畫面上只看見一個黑黑亮亮的頭。他就是受邀到首都哈拉雷慈濟聯絡處來的肯尼亞斯。

朱金財用華語介紹了肯尼亞斯的故事,接著肯尼亞斯向上人道感恩,並且發願要以新生命幫助更多的人,也希望他的故事可以激勵更多的人。

◎地球彼端 愛的故事

「肯尼亞斯在首都住了十六天,每天行程滿滿,讓他更了解慈濟。」朱金財說:「除了幾位資深志工之外,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。」

朱金財把他的衣服、鞋子送給他,志工開玩笑說:「你穿上Brother Zhu(朱師兄)的衣服,你就是Brother Zhu,要像他一樣喔!」

「我把我的眼鏡也送給他……」朱金財說。

原來肯尼亞斯天天都要閱讀靜思語,但是常常看不清楚。朱金財就把自己的老花眼鏡摘下來給他戴上,果然清晰得不得了。

「眼鏡送給你了!」朱金財鼓勵他:「不但要讀,還要做到;不但自己讀,還要分享給別人。」

十六天的精進學習,肯尼亞斯回到了故鄉。揮別三十年的夢魘,社區民眾接納了他,是慈濟讓他重生,他要用新的生命,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。

這是發生在辛巴威的故事。慈濟在地球的另一端,一個真真實實,愛的故事。

圖左 :志工也一起幫忙肯尼亞斯建造房子,後來社區居民也加入。現在肯尼亞斯有了一個家。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
圖右 :肯尼亞斯當眾懺悔,表示以後要重新做人。他並說:慈濟是他的救命恩人,也是他今後的家人和親人。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

圖左 :肯尼亞斯說:「我最大的禮物就是志工跟我分享的 上人的法。」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
圖右 :肯尼亞斯(右二)感恩慈濟志工,和他分享的法都可以在他的心中種下好種子。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

圖左 :上人靜思語提到,每一天都是做人的開始,每一時刻都是自己的警惕。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
圖右 :肯尼亞斯(右)天天都要閱讀靜思語,但是常常看不清楚。朱金財就把自己的老花眼鏡摘下來給他戴上,果然清晰得不得了。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
圖左 :走在這條菩薩道上,肯尼亞斯會更努力地學習 上人法。(照片提供:朱金財)[攝影者:朱金財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