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6月16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亞洲 斯里蘭卡 外境雖動盪 斯里蘭卡志工如常付出

外境雖動盪 斯里蘭卡志工如常付出

E-mail 列印
2004年南亞海嘯的時候,慈濟志工第一次踏上斯里蘭卡這塊土地,在當地漢班托塔設立了辦公室,也蓋了大愛村,還設立慈濟國立中學。

今年(2022)初斯里蘭卡的經濟出現問題,債務違約、外匯嚴重短缺、能源及 食品無法進口……一直到7月5日國家正式宣布破產,7月9日當天有十萬多人上街示威遊行,憤怒的人民衝進總統官邸,要求總統下臺。而後,總統戈塔巴亞.拉賈帕克薩(Gotabaya Rajapaksa)就在7月14日逃離斯里蘭卡正式下臺。

然而,即使總統下臺了,斯里蘭卡的政經問題並沒有獲得解決,人民的苦難依然持續發生……

◎政經動盪 民生陷入困境

斯里蘭卡舊稱錫蘭,位於印度洋中心的北部,地理位置非常優越,自古以來就是國際航運貿易的主要轉運點之一。斯里蘭卡盛產寶石和紅茶,還有稻米、橡膠、咖啡等農業產品,西南部的可倫坡港(Colombo)自古以來就是國際商貿大港,斯里蘭卡可以說是個經濟富庶的國家。

然而連番政治及經濟的動盪,加上疫情及俄烏戰爭影響,目前斯里蘭卡整個國家的狀況非常不穩定,經濟受到立即性的影響。由於石油、汽油、藥品,還有糧食嚴重短缺,民生物資價格短短的半年內漲了一倍以上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很多工廠無法運作,計程車司機沒有汽油就無法載客賺錢,人們也無法出門賺錢或消費,惡性循環不斷擴大,百姓的生活很快就出現困難。

現在,斯里蘭卡人民的日常就是每天排隊等加油,一等就是好幾天,據新聞所報導最長的紀錄,有人等了十一天還是沒有等到汽油。當地慈濟志工也不例外,每天為了處理會務,沒有車是不行的,所以他們也一樣跟著排隊等加油,時間就這樣耗掉了。

在漢班托塔的志工烏迪尼(本揚,Udeni)表示,很多人等到晚上,索性就在車子裡睡覺,騎摩托車的就是在路邊直接席地而睡。為了省汽油,政府還請市區的學校停課,所以學生們在這一波也被影響就學。

在首都可倫坡這邊,幾個月以來,志工每一天大概會接到五到八通電話求援,但其實當地慈濟志工本身也面臨一樣的問題,有志工的先生原本是在海外工作,有著不錯的收入,如今失去工作,現在每個月的收入只有兩百元臺幣。可以想像生活是陷入困境的,可是大部分的志工都表示沒關係,他們還過得去,希望把資源拿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。

志工於7月6日到9日在漢班托塔舉辦,今年第二次的紓困發放(4月是第一次),因為整個斯里蘭卡人民生活普遍都很困苦,所以經過志工團隊的討論,以及證嚴上人給予的慈示,最後決定就近先幫助慈濟學校的師生、大愛村村民,還有碰到困境的慈濟志工,總共有一千零三十二戶。

◎難行能行 願為苦難付出

在慈濟學校的發放過程,家長、學生們都非常開心,也很感恩有機會可以收到援助。當天註冊的時候,家長們一大早就來了,一起幫忙清掃整理場地。這次發放的物資,每一個家庭三十公斤的大米、扁豆、麵粉,還有他們煮飯最需要的一些香料跟辣椒,足夠一般家庭一個月的生活。

以往舉行發放的時候,沒有汽油匱乏的問題,大家騎著機車,或是共用一臺汽車把物資帶走。可是這次幾乎每一個人都是走路來的,好一點的是騎腳踏車把物資載走,也有居民一起租用一臺牽引機把物資帶回家。

即使如此,很多人還是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,因為終於可以拿到這些物資,暫時不用擔心下一餐要從哪裡來。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奶奶,把物資緊緊地抱在胸前,原來奶奶的先生失去了工作,好一陣子他們每天都只能吃一餐而已,所以這些物資對他們相當有幫助。

身為長期照顧戶的伊諾卡(Inoka),也是慈濟志工,年輕的時候家境非常好,與家人不認同的對象結婚,想不到後來卻被先生拋棄,只剩下她一個人還要撫養三個孩子,因為沒有什麼技能,伊諾卡只能打零工生活,可是如今也完全找不到工作了。

但身處這樣的狀況下,伊諾卡還是很樂觀、很單純,「我還是要做志工,我還是要幫助別人。」所以一當知道要發放,她就想說:「沒有公車沒關係,我走路十五公里還是可以走得到,還是可以去幫忙。」

參與這次發放的志工,很多人的家庭狀況跟伊諾卡一樣都不是很好,可是他們還是很樂意來付出,完全體現了難行能行。

◎醫療援助 為解眾生病苦

慈濟可倫坡聯絡點在五月的時候收到衛生部的請求,表示當地的藥品短缺。於是,透過衛生部的窗口蘇尼爾醫師(Dr Sunil de Alwis),慈濟於6月10日捐了一萬多劑腎移植抗排斥的藥品給衛生部。這些藥品一半是按照衛生部的安排,捐給六家國立醫院使用,另外一半主要是捐給斯里蘭卡的國家腎臟移植暨洗腎中心。

然而志工當天要前往捐贈儀式也是困難重重,阿羅沙(惟度,Arosha)及維多利亞(Victoria)因為車子沒有汽油,最後是搭著嘟嘟車(三輪車),才有辦法去參加捐贈儀式。洗腎中心由衷感恩慈濟的援助,因為這些藥品是腎臟移植患者一輩子都要服用,完全不能停藥的。

藥品捐贈後接下來是捐血活動,慈濟從2011年開始在漢班托塔及可倫坡辦公室舉辦捐血活動,從一年一次、二次、四次逐漸增加,2021年國家輸血服務中心向慈濟提出請求,希望從2022年開始,可倫坡這邊可以每一個月一次。

然而在疫情下,願意響應捐血的人數大幅下滑,之後以為疫情過了,卻又來了經濟危機,導致交通問題,造成整個國家血荒依然持續。慈濟斯里蘭卡聯絡點於6月27日收到與慈濟長期有互動的KDU(國防軍事護理學院)醫院,緊急求援,從疫情之前只要慈濟有大型義診,醫院都會派護士一起幫忙做義診。這一次主動向慈濟求援,實在是因為醫院血庫已經快見底了。

7月8日志工就準備好這場緊急的捐血活動,有很多年輕人來投入,像是慈濟學校的學生,因為學校停課,所以發願前來,「我們就來一起幫忙,來成就這次的捐血活動。」

慈濟可倫坡的聯絡點位置是在一條大馬路邊,在上下班的時候會有很多人路過,有不少人還是願意停下腳步花半個小時捐血。

一位民眾沙羅(sharo Fernando)每天要騎三十八公里腳踏車上下班,這一天他在回家的路上,看到志工在路邊拿著牌子號召大家捐血,就停下車來。他表示很感恩有這樣子的機會,期待以後還可以持續來捐血,也要邀請家人跟朋友一起來。

◎在危機中 志工靜心面對

從去年(2021)年底開始的「光明計畫」,主要是幫助貧困的家庭做視力測試、配戴眼鏡,最主要就是做白內障手術。主要的負責窗口是當地眼科協會的董事長阿塞拉醫師(Dr.AselaAbeydeera),即使面對國家經濟危機,他還是持續的幫病患看診。

其實在當地安排到醫院動手術,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,常常要等很久,阿塞拉醫師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約到7月9日,讓二十二位病患接受白內障手術。

但沒有汽油怎麼把病患載過去呢?於是志工阿羅沙和偉傑(Wijenayake)兩個人就開始為聯絡點的車子排隊加油,他們連續四天輪流去顧車加油,然而最終仍然沒加到油。最後只能買一公升新臺幣七十三元的汽油,所以只買了十五公升,剛好足夠可以把九位病患載到醫院,隔天再載他們回家。另外十三位病患離醫院比較近,就請他們自行前往。

就這樣,當斯里蘭卡整個國家處在動亂及經濟危機、7月9日全國人民上街示威的時候,當地慈濟志工在做什麼呢?漢班托塔的志工如常進行紓困發放,可倫坡的志工則是在環保站旁邊的一塊空地除草種蔬果,因為當地食物短缺的問題,政府號召人民只要有空地的地方,可以種一些蔬果來養活自己。

志工維多利亞說:「在危機中也是有學習的機會,現在廚餘回收量減少很多,因為大家開始了解為什麼要珍惜食物,所以再也不敢浪費了。而在交通方面,因為無法加油,大家只好搭公車,要不然就是騎腳踏車或是走路,從另一方面去想,這樣也是很環保。」

7月14日的時候,三位慈濟可倫坡聯絡點的同仁騎著腳踏車去做訪視,他們開心的說,「我們今天的家訪是零排放家訪。」那一天他們總共騎了四十八公里路,拜訪了五個家庭,外境雖然動盪,但慈濟人仍如常為苦難眾生奔走。

圖左 :斯里蘭卡人民的日常就是每天排隊等加油,一等就是好幾天,據新聞所報導最長的紀錄,有人等了十一天還是沒有等到汽油。[攝影者:Udeni ]
圖右 :在慈濟學校的發放過程,家長、學生們都非常開心,也很感恩有機會可以收到援助。[攝影者:Udeni ]

圖左 :這次發放的物資,每一個家庭三十公斤的大米、扁豆、麵粉,還有他們煮飯最需要的一些香料跟辣椒,足夠一般家庭一個月的生活。[攝影者:Udeni ]
圖右 :除了志工以外,這次發放有二十位學生及十位老師協助。[攝影者:Udeni ]

圖左 :以往舉行發放的時候,沒有汽油匱乏的問題,大家騎著機車,或是共用一臺汽車把物資帶走。可是這次幾乎每一個人都是走路來的,好一點的是騎腳踏車把物資載走。[攝影者:Udeni ]
圖右 :7月9日全國人民上街示威的時候,漢班托塔的志工如常進行紓困發放,可倫坡的志工則是在環保站旁邊的一塊空地除草種蔬果。[攝影者:Udeni ]

圖左 :很多人還是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,因為終於可以拿到這些物資,暫時不用擔心下一餐要從哪裡來。[攝影者:Udeni ]
圖右 :透過衛生部的窗口蘇尼爾醫師(Dr Sunil de Alwis),慈濟於6月10日捐了一萬多劑腎移植抗排斥的藥品給衛生部。[攝影者:Udeni ]
圖左 :洗腎中心由衷感恩慈濟的援助,因為這些藥品是腎臟移植患者一輩子都要服用,完全不能停藥的。[攝影者:Udeni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