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4月21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浪子菩蕯

E-mail 列印
生命是多麼難以預料的脆弱,一口氣不上來,所有的人生計畫就此作罷。

洪益長(本舜)師兄就是一個例子,要在社區教手語的計畫已經在進行中。意外發生的前一天,整理好的教學課本還整齊的擺在桌上,說好隔天要與游 適嘉師姊從長計議。

以為如常的日子, 10月22日清晨一個踉蹌,腦血管爆裂, 七十三年的生命畫上句點,計畫趕不上變化,悄然的無常誰能預料?

◎生活如常 無常相伴

太太黃玉真(明微)師姊平靜的回想意外發生的那一天清晨:「人生沒有辦法如人所願的,想要活到幾歲就能活能活到幾歲。」黃玉真頓了一下才又開口說:「他最近老掛在嘴邊說開車載回收,要載到八十歲,還有七年的時間,可以再做很多事,但是一下子就什麼都沒有了!」

往生的原因為何?是秋冬氣溫變化,導致血管爆裂?或是地板潮濕滑倒傷及腦部?黃玉真不想去探究:「我只是出去買菜,回來就發現他倒在地上,沒有生命跡象了。他一直希望老了以後不要拖累家人,這樣也算是圓滿他的心願,好走就好,好走就好!」

洪益長是一位鐵路局退休的員工,退休之後就投入全職的慈濟志工;大家總看到他憨厚的笑臉,與優默、風趣又健談的外表。黃玉真談到有十多年的時間,他一個人在台北工作,那段日子曾讓他迷失過方向。

◎酒損己不益人

身為長子,深受長輩的疼愛,造成他有些許大男人本位主義。黃玉真娓娓道來:「我一個人要上班又要顧家裏,整天忙裏忙外,根本也沒有空閒去過問,所以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在台北發生過什麼事?」

先來談談愛喝酒這件往事;女兒洪珮菁想起爸爸的糗事:「他真的太愛喝,有一次傍晚,我們在家裏聽到像地震般「蹦」一聲,沒想到是爸爸把車子開到田裏去,家人嚇到跑出去,卻找不到人。」女兒回想起來好像趣事一椿:「結果爸爸醉醺醺的站在車頂上,笑咪咪的向大家揮手。」

孩子們都記得小時候爸爸很兇,脾氣一上來就像突然下起的「雷陣雨」,四個小孩子都很怕爸爸生氣,自然避得遠遠的。珮菁有感覺到:「爸爸加入慈濟以後,脾氣就差很多,生氣時間越來越少。」女兒長大了,有時怕媽媽太累,會陪爸爸一起出去載回收,父女說說笑笑的難得獨處,小時候對父親的懼怕,現在已不復見,。

◎日子隨欲 心念難防

洪益長曾坦然說:「在台北一個人,離家那麼遠,下班後不知道做什麼,同事一招呼不是喝酒就是玩股票。買賣股票賺錢很容易,真的很吸引人。但是一段時間之後發現,容易賺也賠得也快。」那個年代,很多人熱衷買賣股票,他也是其中之一。白天上班,晚上還要研究行情走勢,越玩越大,後來有朋友介紹投資高利貸公司,他也跟著投資,結果被捲款跑了。

「那時候真的有走投無路的感覺,連一死百了的念頭都出現了,當時以為那是人生中遇到最大的難題。」

「我在台北所有的事情,包括投資高利貸的事,我太太統統都不知道,」後來偶而聽他語重心長說著:「我一個人煩就好了,不要全家人跟著操心,」一1998年請調回宜蘭鐵路局,十多年放任的日子有了轉機,積欠的債務才得以償還。

黃玉真從師大畢業後,就回母校「頭城國中」任教,身為長媳,不只家事全攬了,白天要教書,下課回家後又要照顧四個孩子的生活及課業,還有公婆的起居。一個人撐起一個家:「我一個人忙得團團轉,剛結婚時候他還會每天回來,後來就一星期才回來一次,那段時間,他好像是我跟沒有關係的人。真的很辛苦,好幾次想要一走了之,但是看到孩子可愛的臉,真的走不了。」

洪益長是一個坦率、直白又無偽的人,他描述自己的前半生就是一個「浪子」,揮霍的不只時間與金錢,還有對家庭的責任。

「我過去做的是不好的事,所以後來看到上人,大家會擠到前面向上人問好,我都不敢靠近。我一生中就只有怕上人;很愛上人,但是又很怕上人。」這些話他常常對人提及,如果不是真心懺悔,一再的重提難堪的過往,那需要多大的勇氣啊?

第一次帶慈濟列車回靜思精舍,那情境還記憶猶新:「我就坐在上人的旁邊,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一直哭、一直哭?」後來他自己回想起來:「應該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,回到家看到母親,打從心底的懺悔吧!」

◎助人善念終回向己身向善

1999年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,那是即沉痛又難以抹滅的記憶。那一年洪益長的悔改心被地震震出來了。他與太太黃玉真應好友之邀,雙雙請假到南投災區幫忙,前腳踏進災區,後腳很快就跟著走入慈濟。

地震災區重建後,二夫妻就在社區做環保,他對手語非常有興趣,甚至在家中開班教手語。2000年受證後,常帶著手語歌謠,夫妻相伴進入社區與安養院,不論是教手語或是表演,都結了很多好緣,深受老人家的疼愛。

受證慈濟志工之後接觸的志業就多了,手語、環保之外,骨髓捐贈、慈善訪視、在佛光大學帶動慈青社。國際賑災也不落人後,2011年3月11日本發生芮氏規模9.0強震,引發海嘯造成嚴重災情,台灣與日本的慈濟志工分批進入災區勘災與膚慰。

災後從春夏到秋冬,慈濟的愛一直都在。洪益長在當年9月,也參與台灣賑災團到宮城縣進行關懷與慰問金(見舞金)的發放。

所有志業當中「環保」最令他掛念。夫妻二人每週有固定幾天,需一大清晨開著環保車四處載回收,人與車全年無休的走了大街又進小巷。

他載回收的方式很不一樣,不是堆好回收物,環保車開了就離開,二人一定會停留一會兒與環保志工聊聊。尤其是年長的志工,他最會噓寒問暖、關心近況。與他同進同出的黃玉真就非常佩服,他疼惜老人家的那份孝心。

有時候悶熱難耐的夏日中午,手邊的工作一定要完成才願意休息。為什麼要這麼拼呢?他說:「這是使命吧!從進來慈濟以後,我就把這工作當作是我的責任。」

◎熱誠無私 人品典範

游阿數師姊一提到這位非常疼惜老人家的法親突然不見了,難過的說:「頭城環保站,只要有他在,一定是笑聲連連,他很會逗我們開心。」每一位環保志工一聽到消息,除了錯愕,還有更多的不捨。

游阿數還提及:「只要環保站缺工具或是少了必要的東西,他一定搶著去買,」對洪益長的熱心與無私感慨的說:「你若問他,有去請款嗎?」他會認真的回答:「誰說要請款?」接著又調皮的說了一句:「毋免啦!(不需要之意)。」

菩蕯對需要幫助的人有「不請之師」之德行,洪益長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四方有求他必應,助唸、公祭不推辭,配合活動傾力相挺。與他前後期受證的張文祥師兄為了橫貫雪山山脈的雪山隧道(國道五號頭城段)建設,舉家搬到宜蘭參與隧道工程。因為做環保二人結下情同手足的好緣。

除了環保之外,二人結伴走遍縣內各鄉鎮為亡者助唸、一起到花蓮慈濟醫院承擔醫療志工、相偕參與活動、福田志工等等,只要那裏少了人手,二人一吆呼,二輛菩蕯車就載滿人前往圓滿。一幕幕的往事歷歷在前,即使工程結束之後,張文祥搬回屏東十多年了,二人仍然年年聚首,法親情更甚手足情。

◎行孝行善兼備

生命來去本是自然法則,走得突然最令人不捨,平日就為來日的老病預作準備,每天運動恆持三十多年,他的觀念是:「我最怕拖累家人,所以趁健康的時候多儲備體力和健康。」有這樣的想法與父母老年受病折磨不無關連。

父母親老年後都在洪益長的陪伴中度過,弟弟住隔壁,二兄弟常扮老萊娛親,逗得臥床、且無法表達的父親哈哈大笑。他會與父親在玩笑中談生死,讓父親提前了解生命自然法則,避免父親面臨生死的那一刻產生恐懼。

二○○四年大愛電視播出「大愛的孩子」電視劇,描述李素珠師姊與簡燦池師兄二人,因教養多重障礙的兒子強強(簡志強師兄),數十年間經歷身心煎熬的真實人生故事,這一部電視劇播出後,一家三口常受邀分享教養重障兒的心得。

李素珠為了帶強強到處分享經歷不少考驗,一位上了年級又健康不佳的老媽媽,還得照顧過動又情緒極度不穩的兒子,早出晚歸的舟車勞頓。洪益長看了不捨,自願載他們到處去分享,一載就是好幾年,沒有間斷。

所到之處包括教養院、各級學校、慈濟會所等等;被他們的故事影響的家庭與教養院的師長,不少人因而改變對身心障礙兒的教養與相處方式,同時也激勵很多人改變人生的觀念,加入慈善團體,洪益長的不辭辛勞功不可沒。到現在,十多年過去了,已經是中年的強強一直記得,本舜師伯(洪益長法號)對他的照顧與疼愛。

◎尊重生命如已命

對週遭的人很好,對待其他的生命一樣尊重。夫妻每天清晨運動的路上,看到病了或是弱小的貓兒、狗兒,洪益長不會視而不見。家裏長久以來所照顧的動物都是在路上抱回來的。黃玉真很讚嘆自己的丈夫:「我真的很佩服他對所有的生命,那種無微不至的愛心。」

許多年前帶回一窩五隻,才剛出生不久就被棄養的小狗,不忍心就全帶回家照顧,還親自用奶瓶一一的餵奶。小狗稍大後有四隻被認養,現在家裏的小寶就是當年留下來的其中一隻。

小寶長大後生性變得會攻擊人,咬傷路人最讓人傷腦筋,洪家為了牠不時得帶上伴手禮、紅包到受傷者,或是受到驚嚇者的家裏賠不是,曾經還經過調解以某些條件與對方達成和解。即使小寶一再出包惹禍,但是洪家從來沒想過要將小寶棄養。

洪益長生前有小寶,另有還有一隻由女兒從垃圾桶裏抱回來的病貓作伴。一對貓狗,還有二個孫子在身邊,生前他常對著家人說:「我覺得現在很幸福。」

◎勤布施 留德不留財

進入慈濟之後就不再執有金錢的觀念,只要有點積蓄就以太太或子女的名義捐出,到底捐了多少?黃玉真說:「我不知道有多少,沒聽他說過。但是只要是正當用途都沒關係,而且他一直有不留錢財給子女的觀念,自己能捐就捐,將錢用在最有價值的地方,不是很好嗎?」

「慈濟影響了我的後半生,」這句話洪益長常掛在嘴上。黃玉真回想丈夫不久前又對她說:「我是因為慈濟才體會生命的意義,開始認真的活!」一位愛開玩笑的人竟然嚴肅的說:「慈濟讓我的生命發光、發熱。」

在受證時所發的願,二十多年來一直恆持不變,洪益長曾說:「我只有一個願,就是生生世生都要來做慈濟。」

受過他幫助的人,絡繹不絕的到靈前向他致意,並且給予最深的祝福,願生前廣結的善緣,希望都能成為他生生世世的好因緣。

期待洪益長師兄快快乘願再來,以他一貫的笑臉,表演最喜歡的手語歌「人間有愛」,繼續在人群中結好緣。

圖左 :日本於2011年3月11日發生芮氏規模9.0強震,同時引發海嘯,造成嚴重災情;台灣、日本志工組成慈濟賑災團於宮城縣進行慰問金(見舞金)發放。圖:洪益長師兄(本舜,中)、余瓊珠師姊(右)發放慰問金。[攝影者:莊慧貞]
圖右 :2003年頭城發生瓦斯氣爆事件,受傷者均緊急送往醫院治療,洪益長(左一)與志工一同前往關懷與致贈慰問金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
圖左 :頭城「聖方濟安老院」創立於1975年,迄今仍為宜蘭頭城唯一的長照機構。一群外籍神父、修女所創辦與經營,頭城區慈濟志工長期關懷院內住民,洪益長師兄(左一)與(右一)林萬水師兄將住民的輪椅抬起,跨過階梯到平坦的地方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圖右 :頭城志工們經過三個月的除草、整地與搭建位於宜蘭縣頭城鎮拔雅里的頭城環保站,該環保站於2008年6月29日舉行啟用,志工與民眾歡喜為環保站入厝。(圖左一)洪益長師兄、(中)林秋敏師姊、(右一)馮玉霞師姊歡喜分享象徵喜事的紅湯圓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
圖左 :宜蘭區「慈濟人醫會」在2015年間,多次在大溪漁港等處舉辦義診,(右一)洪益長師兄看到老人家就會與之聊天,關心近況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圖右 :2017年6月宜蘭慈濟志工結合港口里社區發展協會首次在宜蘭開站試辦「社區關懷據點」。圖:洪益長師兄(中立者)等人手語帶動唱,炒熱現場氣氛,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。[攝影者:賴振豐]
圖左 :慈濟羅東環保站前廣場鋪設連鎖磚,(左一)洪益長師兄身手敏捷推運大石頭。[攝影者:廖月鳳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