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5月30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愛在滿納海 陪孩子走回家的路

E-mail 列印
「你有錢買毛毯,有錢買吃的給我,不要買,你給我這個錢,讓我的孩子可以去讀書,我們可以餓肚皮,可是我們不能餓知識。」孩子的父親拿著物資,沉痛地說著內心的乞求,那分最深的無助與苦楚,字字句句重重敲打在慈濟 志工胡光中和太太周如意的心底。

於是他們聚愛走入貧窮的陋街窄巷,一戶戶敲著門拍打著窗,找回一個個在戰火下失學的小孩……

◎娜吉娃沒雙腿 但是夢還在

2011年,土耳其南部鄰國敘利亞爆發內戰,2014年流亡到土耳其的敘國難民已達百萬。首都伊斯坦堡的街頭處處可見難民沿街乞討,飢餓的敘利亞孩童在垃圾桶裡翻找食物,溫飽都成問題更何況受教育。

胡光中與太太周如意都是土耳其慈濟志工,在證嚴上人慈允、慈濟基金會的支援下,從物資發放到2015年設立滿納海學校,一個善的中繼站,陪著孩子在愛裡成長、在知識裡茁壯。

「我真的很懷念那些時光,母親我好思念您的溫柔,我多麼希望您與我同在,我多麼地需要您……我再也找不到誰,可以給我同樣的慈愛和溫柔,我愛您,我想您!」娜吉娃(Najwa)輕輕拭去流淌的淚水,在母親節裡訴說著這分椎心的思念。

2016年娜吉娃的家在戰亂下,成了斷垣殘壁。媽媽走了,兄弟姐妹十一人全被炸彈炸死,唯一的爸爸在三年前也被恐怖份子抓走沒了性命。剩下她一個人活了下來,但沒有雙腿。

孤單絕望中,當時娜吉娃唯一的希望就盼能有一副義肢,能再站起來。來到了滿納海,她重拾書本也學會英文,終於在淒苦坎坷裡看見希望,她說:「這是一個給我愛的地方!」在上人慈示下,她換裝上了臺灣最好的義肢。

娜吉娃揚起頭,眼底閃著星光,說道:「新義肢讓我更有信心,覺得比以前更強壯了,所以為了愛我的人,我要努力,我希望有一天他們能收到我的消息,等我獨立成為翻譯家。」燦爛笑容裡,美麗的娜吉娃不再淚流。

◎你要去上學嗎 帶我去你家

像娜吉娃這樣的孩子,在滿納海比比皆是,有著說不完的故事。

「沒有東西吃,我們就給他吃的東西;冷,我們就給他毛毯。」胡光中深邃的眼眸,時光來到2014年,他悠悠說起滿納海創校原由。

令他不解的是,飢寒交迫下,難民不要物資,好多爸、媽要換錢。他們說:「我們孩子都沒有辦法讀書。」原來土耳其講的是土耳其語,敘利亞講的是阿拉伯語,所以敘國的孩子沒有辦法去公立學校讀書。而有了錢,就可以到也成為難民的老師家中去上課,但「私塾」費用不便宜,根本負擔不起。

胡光中、周如意與志工余自成來到街上,看到好多孩子在街頭乞討要錢、賣水、賣衛生紙。不捨、難受之情讓周如意立下心願:「我有一天要讓這些孩子,都能夠背著書包上學去。」

胡光中將實際情況回報花蓮慈濟本會,在上人的鼓勵支持下,他們上街找孩子,兩個星期裡走訪了一百零八戶,挨家挨戶做普查,但「要帶他的孩子們回去讀書。」很多人不相信。

胡光中語意堅定,問孩子「想不想讀書?」「想!」登記下來。因志工身著慈濟制服藍色大外套,跟警察有幾分神似。看到他們,孩子拔腿要跑,胡光中抓著就問:「想不想讀書?」「想!」登記下來,「走!帶我去你家。」

找孩子的過程曲折離奇,幸得胡笙教長、主麻(Cuma)教授大力協助,但再難他都不放棄。從日昇到月明,晚上沒有燈照明,用車燈,沒有車燈,就用手機上的燈光登錄資料,還有不明就理的謾罵電話。

終於五百五十個孩子造冊完成,厚厚的家訪紀錄本,詳細敘述孩子家庭成員、抵達土耳其日期、居住環境,以及有無打工情況。「這些孩子很漂亮,沒有讀書,他一輩子就是不讀書了,這是非常嚴重的事。」說著說著,胡光中心底的疼惜悄悄爬上臉上。

◎我要用兩百元 買自己未來

「我們跟土耳其的教育局長一起合作。它有一些學校早上有土耳其學生,下午沒有人上課,我們用他的校舍。」2015年滿納海一校開學了,爸爸、媽媽帶著孩子們,興奮的眼神裡全是希望,因為孩子已經三年沒有辦法讀書。

想到孩子們終於有書可讀,家長們熱淚盈眶真心感謝這來自臺灣的愛,一次次與志工熱情擁抱,用愛代替心底難以言喻的感恩。

有個孩子六點半就來到學校,余自成問他:「八點半才開學,你為什麼這麼早來?」他說:「我怕沒有位置啊!三年沒上學,今天要開學,昨晚興奮得睡不著覺。」孩子一拿到課本,第一件事就是翻到最後一頁,寫上自己的名字,雀躍地明白宣示「這本書是我的。」

但不是每個孩子都如此順利來上學,就算能讓孩子免費來讀書,「他來讀書,誰來養家?」敘利亞難民家庭有的孩子六歲就要工作,就如胡笙.漢姆查(Husaın Hamza)。

「外面下雪了,好冷,我起不來因為好想睡,但我還是必須起來,上班的途中好冷,我不知道……」胡笙.漢姆查再也說不下去,心底的委屈全化成擦不乾的淚水。他一天工作十三個小時,只有十三分鐘上廁所的時間,廁所前面有一個指紋機,要用掉十分鐘,就剩三分鐘。

胡光中向本會報告,影片裡孩子的這分無助讓所有人都揪心,陪著小男孩掉眼淚,上人更是不捨:「這些孩子從有到沒有,沒有還是沒有,你們回去找,找小孩子。」

胡光中找了好多工廠,總算找到小男孩,孩子正在燙衣服,老闆很生氣:「你來幹什麼?」胡光中告訴他:「來帶孩子回去讀書,你給他七百塊,我也給他七百塊。」他說:「不行,他走,我怎麼辦?」後來老闆跟孩子說:「我下個禮拜給你八百塊。」孩子回應:「不要!我想讀書。」老闆加碼「下個月我給你九百塊。」小男孩不說話了,胡光中離開了工廠,但心底很難過。

「你不要給我九百塊,給我七百塊,我要用那兩百,買我自己的未來。」胡笙最後跑來註冊,當年的他是七年級,如今已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,讀工程系,將來會成為一個工程師。

「我們的夢想是三十年後,這些孩子會成為什麼樣子?」滿納海二校三校……最後開到八校,還創辦了「滿納海國際學校」,有這麼多孩子來讀書,而志工最企盼,孩子們能記住當初牽著他們的大手,將來有能力時不要忘記手心裡的溫度,讓愛延續。

◎沙漠中的泉源 愛翻轉手心

「我沒有想到,其實我不需要等到三十年。」用愛滋養的孩子們,以愛來回報。臺東的風災、花蓮、臺南的強震,他們說:「我要陪著你們站在這裡。」這些孩子即使力量再小,仍願意盡己之力,幫助苦難的人。

「我存了好多年的這個竹筒,是為了要買電腦的,可是我全部捐給臺灣。」穆罕默德·祖海爾·謝科(Muhammed Zuhaır Sheko),一個只有一條腿的小男孩,奉獻出了所有。

「我覺得不知道為什麼?就很難過。他們就像我的兄弟姐妹,我需要做一些事情。」2019年3月東非三國熱帶氣旋讓村民頓失所依,孩子看到黑皮膚的小朋友,他們在竹筒裡投了手寫的紙條,「五塊」、「一塊」,錢是不能用,但胡光中比誰都高興,因為這代表「他沒有,但是他願意付出。」

「這一塊錢對我來說非常有價值,可是沒有比那些需要它的人有價值。」小孩子為臺灣的疫苗捐了一塊歐元,爸爸感動得哭了:「這個孩子只有一塊錢,他把他唯一的一塊錢捐出來了,啊!這是什麼樣的教育!」他說:「沒有想到他有學到了,跟人分享與愛別人。」

「你們知道我喜歡聽什麼聲音嗎?」,孩子回答胡光中:「你喜歡聽愛的聲音。」這次叮咚響的銅板聲是為了烏克蘭難民,孩子、家長們捐了九千多塊美金,二十多萬臺幣,總共有十四萬二千五百七十二個硬幣,代表了十四萬二千五百七十二個愛心。

因為有心,就如「滿納海」代表的字義「沙漠中的泉源」寓意在最貧瘠的沙漠裡,找到知識的泉源,澆灌出一朵朵清蓮。

孩子把滿納海當成家,把胡光中和周如意當作爸、媽,胡光中說著心裡的感動,小女孩理麥思(limus)有一天早上塞了兩張紙條到他的口袋裡面,打開一看她畫了一男一女,胡光中心領神會,明白畫裡是他們夫妻倆,在無數的孤兒裡他和太太早已是許多孩子的依靠,心裡的父母。

「若不是慈濟,我今天還在鞋子工廠裡面做鞋子。」歲月光陰,孩子漸漸長大,當年背著書包逃難的傑內德(Ahmed Junaıd),考上世界五百強的Yildiz大學,電機電子學院自動控制系。第一筆薪水三百五十塊美金(約合新臺幣一萬零六百元)捐出來援助烏克蘭難民。他把慈濟每個月發的助學金一筆筆記下,發願未來有能力要加倍回饋,幫助像他一樣的孩子。

另一位孩子,莫漢默德・歐瑪爾(Muhammed Omar),在伊斯坦堡大學三百九十七位新生中,以第二名優異成績考上牙醫,他說:「我希望成為一個慈濟人。」孩子用知識豐盈自己的人生,翻轉手心改變了命運。

◎愛與和平的土地 善中繼站

「慈濟是一把傘」德斯妮用圖畫表達感恩之情,這把傘擋住風雨,甚至連地上都長滿青草,她把自己畫成了一位醫生,四年後她真的如願考上了醫學院。她也畫了「慈濟是一艘船」,坐在船中間是他們,她說:「這艘船帶著我們從痛苦悲傷到快樂的彼岸。」

胡光中曾經跟上人分享這幅畫,上人說了:「船師,大船師運載群生,渡生死河置涅槃岸。」當下他不懂,在德宸師父的提點下明白了「原來每個人都有一艘船,都是船長,要盡自己能力所及,載人從這一岸度到那一岸,最重要的是自己也要度過去,從痛苦變成快樂。」上人的教導,胡光中刻入心版,就如船師,這條路他堅信不移。

截至2022年,滿納海培育了三百四十三個學生,二百六十五個學生進入大學。考上醫學相關的科系就有七十人、理工相關有一百一十四人、文學工商管理八十一人。過去八年,志工幫助了三百五十萬的敘利亞家人,這分助孩子脫貧的力量,聯合國、歐盟也覺得不可思議,紛紛來訪,效法學習。

「上人慈允,我們買了一塊土地,這塊土地,學生們叫它『愛與和平的土地』」善的力量加乘放大,在馬來西亞志工的牽引下,胡光中帶著團隊與總統見面,買了如國土一般大小的一塊土地,允諾給數千名學生一個偉大的建築。這片愛的土地不只是一個地方,廣無邊際的視野有如一個國家。

胡光中堅定地告訴大家:「這片土地真的可以孕育出一群有愛的孩子,讓他們在困難的時間學習愛,然後把愛帶到其他的地方。」新的滿納海學校將容納更多的難民學童,在許多人的努力,已漸漸有了雛形。

「滿納海成了他們心靈上的家,給孩子教育,讓他們獲得了重生的機會。所以在我們的感覺裡,滿納海就是一個善的中繼站,是一個生命的中繼站。」周如意娓娓的說著心底的溫暖,在孩子最困難的時候幫他們一把,陪孩子走回家的路。當羽翼豐盈後,在星月中他們將帶著知識和愛照亮更多人。

圖左 :土耳其慈濟志工胡光中和太太周如意,聚愛走上街頭,走入貧窮的陋街窄巷,一戶戶敲著門拍打著窗,找回一個個在戰火下失學的小孩,來到滿納海學校。一個善的中繼站,陪著孩子在愛裡成長、在知識裡茁壯。[攝影者:余自成]
圖右 :伊斯坦堡的街頭處處可見難民沿街乞討,飢餓的敘利亞孩童在垃圾桶裡翻找食物,溫飽都成問題更何況受教育。(拍攝者:沈瑞至)[攝影者:慈濟基金會]

圖左 :找孩子的過程曲折離奇,幸得胡笙教長(左)、主麻教授(右)大力協助,但再難他都不放棄。從日昇到月明,晚上沒有燈照明,用車燈來照明,挨家挨戶做普查。[攝影者:余自成]
圖右 :2015年滿納海一校開學了,爸爸、媽媽帶著孩子們,興奮的眼神裡全是希望,因為孩子已經三年沒有辦法讀書。[攝影者:余自成]

圖左 :想到孩子們終於有書可讀,家長們熱淚盈眶真心感謝這來自臺灣的愛,一次次與志工熱情擁抱,用愛代替心底難以言喻的感恩。[攝影者:余自成]
圖右 :用愛滋養的孩子們,以愛來回報,臺東的風災、花蓮、臺南的強震,他們說:「我要陪著你們站在這裡。」這些孩子即使力量再小,仍願意盡己之力,幫助苦難的人。[攝影者:余自成]

圖左 :小女孩理麥思(limus)她畫了一男一女,胡光中心領神會,明白畫裡是他們夫妻倆,在無數的孤兒裡他與太太早已是許多孩子的依靠,心裡的父母。[攝影者:胡光中]
圖右 :「這片土地真的可以孕育出一群有愛的孩子,讓他們在困難的時間學習愛,然後把愛帶到其他的地方。」新的滿納海學校將容納更多的難民學童,在許多人的努力下,已漸漸有了雛形。[攝影者:慈濟基金會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