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7月23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臺灣 苗栗 右手失能三十年 堅持做環保回收輔具

右手失能三十年 堅持做環保回收輔具

E-mail 列印
「九二一地震前一年,我開始做環保,二十幾年了,有人捐病床,配合訪視組的需求,開始回收輔具病床。」兩眼炯炯有神的慈濟志工謝鎧揚細說輔具回收的因緣……

「我們做環保沒有假日,每天都在做,三義鄉、銅鑼鄉、 後龍鎮都是我跟太太羅秋麗,還有一位已經往生的張憲林,三個人去回收。」謝鎧揚打開記憶的匣子說道,回收的輔具越來越多,除了病床,還有輪椅、ㄇ型助行器、腋下助行器……回收回來,清洗曝曬後,放在苗栗園區環保教育站裡。

◎右手失能 分秒疼痛三十年

「以前只繳功德款,繳給志工劉安榮,那時候我也不是很認識慈濟。他丈母娘生日,我們去吃飯,聊天時,我就問他現在在做什麼?他說在慈濟做環保。」謝鎧揚聽到環保,馬上就說:「我也要做。」第二天開始跟著劉安榮做環保回收,做到現在。

當時苗栗聯絡處在火車站站前十五樓,苗栗園區還沒有開發。「我們那時候就去借車子,開去收環保,十八鄉鎮都去收。病床也是十八鄉鎮送,有時還送到臺中、中壢、臺北……」羅秋麗很感恩有慈濟,可以和謝鎧揚一起做環保。

「我們從早上六、七點出去,到中午十一、二點才回來。」謝鎧揚自在地說,接近過年時,一、二個禮拜做一整天的,自己買便當,在劉安榮家吃飯。

一九九四年,謝鎧揚在苗栗一家隔音磚工廠上班,每天如常上班、下班,九月二十七日上班後,因為操作機器時,右手不慎被捲入輸送帶,身體也差點跟著被捲入……後來右手殘廢了,分秒疼痛快三十年。寒冷的冬天,做環保做到很累,手都不聽使喚地彎來彎去,也沒辦法控制。

謝鎧揚住在苗栗園區附近,發生意外後,他和妻子就在家裡做陶瓷花代工,所以有很多自己的時間。

◎從環保到輔具平臺 水到渠成

「苗栗園區要開發時,我就進來培訓志工,能做的,我就盡力去做。」謝鎧揚只能用一隻手做事,仍堅持每天做環保。

「輔具一直都是我在管理,隨時有人打電話來,就要處理。我右手殘廢,腰也會痛,還有沒辦法克服的神經痛,隨時隨地都在痛的,痛得入心入骨。」謝鎧揚無奈地說,除非睡著,才沒感覺到痛,有時還會痛醒。

「我睡眠很不好,血壓飆很高,因為神經斷掉,吃止痛藥都沒有用,血液循環也不好,手都是冰冰的。」雖然這樣,他依然每天睜開眼睛就去載環保回收、送輔具。

「電話一來,有人捐病床,我們就找志工幫忙,大家一起去二樓把它搬下來。」謝鎧揚精神奕奕地說,有時候找不到人手,只有兩個人,也要想辦法把它扛下來。

「以前沒有輔具平臺,人家打電話來借病床、輪椅……如果有,就馬上送去,如果沒有,只能說抱歉。現在有輔具平臺,如果苗栗園區沒有,我會請求臺中、臺北或新竹的師兄載來苗栗,資源共享。」謝鎧揚覺得從做環保到輔具平臺,一切是那麼地自然,水到渠成。

◎不捨老弱病苦 眼淚在眼眶打轉

「運送輔具病床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玉清宮附近有戶人家,打電話來問有沒有病床?需要兩張病床。」謝鎧揚回憶地說。

「有,請問你們住哪裡?把地址給我們。」他一接到電話,馬上處理。

「為什麼要兩張病床?」羅秋麗在一旁忍不住問道。

「因為家裡有兩位九十幾歲的老人家,行動都不方便。」羅秋麗聽到後,心頭一酸,眼淚在眼眶打轉。

「什麼時候方便載來?」

「我們現在馬上載去。」謝鎧揚不捨地說。

夫妻倆很快就把病床送過去,好不容易在一個很窄很黑暗的巷弄裡,找到那戶人家,進去他家裡,地方很小又暗暗的。

「兩位老人家弓著彎曲的身體,面對著面,手牽手,睡在通鋪上。」羅秋麗看到兩位老人家關心對方,恩愛模樣的畫面,「心想這什麼人生啊!他們要怎麼過日子,九十幾歲,那麼長壽,只能躺在床上。」

羅秋麗跟兩位老人家說:「我回去拿念佛機給您們聽,好不好?我們聽阿彌陀佛,身體就會比較輕鬆,心情也會比較好。」

她把念佛機拿去給他們時,兩位老人家很感動,兩隻手合在一起,一直說感恩。「我就覺得全身疲累都消失了,只有感動,只有不捨。」後來她還去探望關心他們。

◎再難再累 都要助人離苦得樂

「還記得有一次,我們三個人到大湖回收環保,因為量很多,邊整理邊分類再上車,到回收場去賣,做了兩個多小時的環保,很累很累了。」羅秋麗說,謝鎧揚接到電話,照顧戶需要病床,他們馬不停蹄,馬上送病床到卓蘭鎮。

「找不到路,邊找邊問,到了目的地,才知道病床要上三樓。」謝鎧揚先場勘,看要如何送上三樓,發現樓梯很窄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想方設法,才把病床抬上三樓。

上到三樓,看到個案睡在木床上痛苦的表情。「本來很累的身體,突然忘記了疲憊,精神力量都來了。」羅秋麗不捨地說,再累都要助人離苦得樂。

「十年來獅潭的環保所有點,都是我們在回收,載去回收場賣。獅潭志工黃玉成很認真做環保,她先生傅師兄也是我們的榮董,他一直很勤勞做環保回收。」羅秋麗感懷每次去他家載環保的時候,他都會煮綠豆湯或仙草請大家吃。

「幾年前傅師兄生病了,我們就載病床去給他,他很感恩。後來黃玉成也老了,我們也送病床去,她的兒子徐譽恩很感動,也出來做慈濟,受證慈誠。」羅秋麗表示,輔具也要照顧法親(慈濟志工),只要法親有需求,都會盡全力協助。

還有志工張美玉,家裡有一位一百歲的婆婆,殘障的女兒,她年紀又大了,照顧很不容易。輪椅壞了兩、三輛,一個家兩張病床,真的很苦。她很感恩有輔具,對這個家幫助很大。

◎輔具平臺上雲端 造福更多人

「輔具平臺顧名思義就是要一個雲端,有電腦做資料。我們兩個沒讀什麼書,也不會,怎麼辦?我兒子長大了,我跟他講這種情形,他就說:『那我來呀!』」羅秋麗聽到兒子說這句話時,當下萬分感動。

「現在我兒子受證慈誠,因為工作的原因,他沒有辦法全力的護持。雖然他沒有做很多事情,可是他很用心。」羅秋麗寬慰地說,有時一天有很多件輔具需要登錄,他一定會把它做好才休息。

「不只兒子受證慈誠,媳婦也受證成為慈濟委員。」羅秋麗感恩兒子看到父母認真做環保,從小也跟著做環保,送病床時人手不夠,也會幫忙送,現在投入輔具平臺,承擔祕書的工作。

成立一個輔具平臺,需要窗口、運作、祕書,運作可以很多人,可是苗栗人很少,大家都有承擔的工作,因為信任,就交給謝鎧揚夫妻倆全權處理。

「做習慣了,遇到什麼困難,我們都會想辦法解決,每天做得很高興。」謝鎧揚靦腆地笑著。

謝鎧揚感恩證嚴上人創造慈濟,讓他做中學,學中覺。「發願能做就盡我的能力去做,慈濟這條路,我會一直走下去就對了。」以前都和鄰居喝酒、唱歌的他,做慈濟後,日子過得很充實。

一起做環保二十幾年的張憲林,他的離世,讓謝鎧揚感受很深,「人生很無常,在一起那麼久,感情很深,像親兄弟一樣。不知道無常先到還是明天先到,能做就是福氣。」

羅秋麗盤點生命,「一路走來,我們被倒債,想不開,一直到我們做慈濟。師父慈悲,『你把那個錢就當作是捐給師父,是師父借他們的就好了。』因為心境一轉,轉個念,真空變妙有。」

每個人都是一部大藏經,多少會遇到有些關卡過不去,如果有法,就可以關關難過,關關過。謝鎧揚和羅秋麗不執著,感恩有慈濟,把握每個因緣,每個當下,用心用愛做慈濟,廣結善緣,發願生生世世跟隨上人,做上人的好弟子。

圖左 :謝鎧揚操作回收的電動輪椅,看是否還可以使用。[攝影者:張海濤]
圖右 :謝鎧揚和羅秋麗夫妻合力整理回收回來的病床,每天做得很歡喜。[攝影者:張海濤]

圖左 :謝鎧揚整理檢查回收的病床,螺絲有沒有鎖緊或缺落。[攝影者:張海濤]
圖右 :謝鎧揚和羅秋麗不執著,感恩有慈濟,把握每個因緣,每個當下,用心用愛做慈濟,廣結善緣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
圖左 :羅秋麗盤點生命,「一路走來,我們被倒債,想不開,一直到做慈濟。因為心境一轉,轉個念,真空變妙有。」[攝影者:傅台娟]
圖右 :輔具一直都是謝鎧揚在管理,隨時有人打電話來,就要處理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
圖左 :擦洗病床或輪椅等輔具,是謝鎧揚和羅秋麗的日常,只要家裡的事忙完,就到苗栗園區做環保或整理輔具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圖右 :謝鎧揚覺得現在有輔具平臺,可以資源共享,如果剛好遇到苗栗園區沒有案家急需要的輔具時,他會請求臺中、臺北或新竹的志工載來苗栗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圖左 :謝鎧揚說,回收的輔具越來越多,除了病床,還有輪椅、ㄇ型助行器、腋下助行器……回收回來,清洗曝曬後,放在苗栗園區環保教育站裡。[攝影者:傅台娟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