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6月18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臺灣 苗栗 苗栗輔具平臺 二十四小時不打烊

苗栗輔具平臺 二十四小時不打烊

E-mail 列印
苦楝花、欒樹、朴樹……高聳矗立,堅挺不拔,枝葉濃綠茂盛,迎風搖曳,綠油油環繞苗栗園區,輔具平臺各種器材儲藏倉庫。

◎創造生命的價值

苗栗園區輔具平臺窗口謝鎧揚,運作羅秋麗,祕書謝銘育,一家三人就是 一個迷你小團隊。因為住家離園區很近,走路幾分鐘就到了,因此假日仍然堅守崗位,二十四小時不打烊。

在輔具儲藏倉庫,謝鎧揚用單手,一邊擦拭「直立臥床機」,一邊述說它的功能,適合急性脊椎炎及全身不能動的患者使用。這一台是北區志工送來的,最新款式,全部自動化,減輕家屬的負擔。病人用搖控操作,上下自如,獲得舒適,緩解疼痛,改善身體,估計全臺有三萬多人在用。「直立臥床機」雖然是創新輔具,但希望人人都用不著。他曾經問一位中年人,卻無奈地說:「孩子抱不起來,只能靠直立機,才能夠讓孩子重新站起來。」

還有製氧機、氧氣筒、氣墊床都很貴,這些都是私人捐贈的。上一次榮民總醫院捐贈很多病床,重新檢查,重新整理,螺絲有沒有鬆掉,遙控器有沒有問題,全部改自動的,借出去的量很大,造福很多需要的病人。苗栗十八鄉鎮,謝鎧揚都有去做輔具回收,回來的器材,很多都壞掉,也很髒,要花很多的時間清洗乾淨,在炙熱太陽下曝曬、殺菌,收起來再徹底消毒。甚至拆解維修重新組裝到完整,重獲新生的輔具,才會再轉送給有需求的人。他學習修理輔具,已經二十多年了,時間累積了經驗,越來越專業。

輔具並非每個家庭都用得到,當使用過的輔具閒置,反而佔據室內空間。曾經有一位溫先生想捐贈父親生前遺留的醫療床,但母親總是捨不得,不願意捐出,準備留給自己當睡覺的床。謝鎧揚勸導說:「醫療床是病患專用床,非不得已,一位健康的人不會隨意躺病床。」最後溫媽媽捐出用不著的醫療床,讓輔具物盡其用,嘉惠使用者。

謝鎧揚站在輔具儲藏倉庫窗戶前,目睹眼前的便盆椅、高背輪椅、電動輪椅……讓他回首一九九四年工作意外不堪的往事,一幕、一幕在腦海盤旋……

「那一天,在工作中右手被輸送帶的齒輪捲進去,當下,我的手趕快要拉出來,你越拉它,它就再滾進去。情急下,忽然想到觀世音菩薩,一直喊觀世音菩薩救命、觀世音菩薩救命……我的孩子還小。」不可思議,整個人好像有一股力量把他拉出來,血流滿地。他從地下室爬到一樓會計小姐辦公桌,撕裂喉音喊救命啊!救命啊!本來沒有人回應,剛好遇到一位工人要來安裝窗簾,看到他躺在地上,趕緊送醫院救治。

經過了幾次開刀手術清除,撿回一條命,可是右手的腋下神經被齒輪拉斷了,拉斷的手就會變成熊掌(俗稱,蜘蛛手),手稍微會彎,可是不能握拳。手肘跟關節是好的,就是不會使力。

歷經生死關頭,很多事情都看得開,想得遠。養傷一段時間,又開始做環保,回收輔具,每天做得全身濕透衣裳。有一次,證嚴上人行腳苗栗環保教育站,走到謝鎧揚身邊說:「你的衣服濕了,趕快回去換衣服。」師父噓寒問暖,讓他十分感動。

上人關懷的力量,讓他不悔做慈濟,無論做任何事都不輸人,到臺中載《慈濟月刊》、整理園區垃圾。謝鎧揚要用生命打拚慈濟志業,二十多年,努力做環保,又致力於輔具回收,發揮生命的良能,創造生命的價值。

謝鎧揚慶幸娶羅秋麗,他要感激妻子,不只默默在背後支持,更用具體行動,參與輔具平臺運作,是賢妻良母,也是最佳夥伴。

◎把握每一個因緣

1977年,羅秋麗二十歲結婚,婚後在家做手造花代工、沙拉油直銷。她的朋友介紹花蓮在蓋醫院,她就每個月隨喜捐功德款,也捐了一張病床一萬五千元。

因緣聚會,1998年,慈濟志工吳滿貞邀約她一起做環保,不僅在定點做,也隨環保車到處做資源回收。回收物林林總總,以前舊的環保教育站,隔了一間儲存室,擺放各式各樣回收器具,每當回收便盆椅,大部分都有殘留尿酸味道,直接拉水管洗,還是有異味。因此,羅秋麗想了一個好方法,到大賣場買明星花露水,灑下去除去味道,變得清香。如果回收量很多,時常從早上洗到中午,傍晚時分,再推進去儲藏倉庫。

後來環保教育站要改建成大愛樓,2019年大愛樓完工啟用,在大愛樓右側,以前新竹玻璃廠留下的舊廠房,目前跟總務共用一間輔具儲藏倉庫。

「有一天,臺北謝國榮師兄來苗栗園區找謝鎧揚,大家一起開會,討論成立輔具平臺,把各社區失落的珍珠串起來。」羅秋麗說,苗栗區人手不夠,又沒有專門載輔具的車子,但還是要邁向科技化。2020年11月28日成立輔具平臺,資源就更充足了。因為如果輔具不夠,別的平臺,會互相支援,讓需求者能得助。

輔具平臺電話號碼放在苗栗園區諮詢臺,有人打電話來,值班志工會把電話給他們,約好時間取貨。羅秋麗是全職的志工,隨時隨刻全方位配合需求,這是苗栗園區的特色,其他社區罕見的。

羅秋麗每天很心甘情願地付出,很法喜在做這件事。2020年,無常悄悄來到,她突然無法排尿,看醫生後,教她使用導尿管,自己學導尿。有一次,去兒子的家裡,到了半夜,膀胱漲起來,積尿到快要爆了,沒有睡覺,沒辦法走路。到醫院就醫,醫生說:「有三種可能,細菌感染、神經壓迫或長瘤,幫妳安排照核磁共振,妳現在要住院。」

羅秋麗聽了嚇一跳,腦筋一片空白,但心裡想著輔具怎麼辦?沒有辦法,直接坐輪椅到病房。三天後檢查結果出來了,罹患腦膜瘤。醫生說:「這是大手術,打麻醉劑要簽同意書。」

手術五個多小時,一切都很順利,檢驗出來是良性的。總共住院十四天,出院後,在家療養半個月,隨即投入總務及輔具的工作。

◎輔具造福苦難人

輔具貢獻許多有需求的人,有一天,一位中年婦女,借了便盆椅及氣墊座椅。這位女士說:「兩年前先生中風,病情不穩定,推他去浴室洗澡很辛苦,現在讓他慢慢適應下床。本來我要去杏一藥局買,藥局人員告知,可以到慈濟輔具平臺借,這些輔具聽說是人家捐出來的,相當感激!」

「輔具可以循環應用,造福需求的人,很多人都還不知道可以來借,如果壞掉了,也可以換。做輔具這個區塊,才真正了解人生很苦,有些人看醫生可以好,有些人看醫生不見得會好,家人跟著受累。」羅秋麗感恩研發人員,為生病的人設想,從以前手搖的病床,到現在電動的病床,一直在進步。

生病的家屬拿到輔具,有人感動哭了。平均每天四個人來借,也有拿來換,一個月申請的人,有一百二十多件。申請的人必須填寫借用單,名字、電話、住址,還有輔具名稱,再拍一張相片,羅秋麗會傳給秘書,讓他填入表格,順便結案。

「把握每一個當下,把握每一個因緣,跟每一個人結好緣。」羅秋麗在輔具平臺運作很順利,做得很有成就感,更高興兒子承擔輔具平臺祕書。

羅秋麗的兒子謝銘育,2021年受證,加入輔具平臺秘書行列已有三年。看到爸爸、媽媽很認真承擔輔具資源回收,如今需要加入雲端輔具平臺運作,需要文書電腦作業。「我把握因緣做他們的後盾,讓他們能安心做慈濟,我更可以學習承擔付出,把握結善緣的機會。」

祕書的工作就是需求者在群組申請,雲端第一時間了解需求,再把案件分給各地運作人員,再和申請人聯絡,圓滿達成任務。「苗栗的方式比較特別,很多人打電話申請,運作組再把資料交給我,幫忙填資料結案。」

目前祕書方面,沒有遇到困難,唯一就是開會。謝銘育說:「因為在上班,如果開會需要到別區,我沒有辦法參加,謝謝大家的包容。」

爸爸、媽媽做慈濟已經三十年了,謝銘育的記憶中他們在慈濟,不是做環保,就是做輔具。跟他們聊天的方向,題材都是在說慈濟。

現在因為要工作,孩子還小,所以沒辦法做全職志工,他期許未來退休後,能當全職志工,當上人的好弟子。

家人共同的心願,共同的一念心,在苗栗園區輔具平臺發光發熱,譜出生命亮麗的篇章,綻放出世間最美的愛。

圖左 :在輔具儲藏倉庫,謝鎧揚用單手,一邊擦拭「直立臥床機」,一邊述說它的功能,適合急性脊椎炎及全身不能動的患者使用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圖右 :這一台「直立臥床機」是北區志工送來的,最新款式,全部自動化,減輕家屬的負擔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
圖左 :謝鎧揚強調,「直立臥床機」雖然是創新輔具,但希望人人都用不著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圖右 :回收的便盆椅,大部分都有殘留尿酸味道,直接拉水管洗,還是有異味。因此,慈濟志工羅秋麗想了一個好方法,到大賣場買明星花露水,灑下去除去味道,變得清香。[攝影者:傅台娟]

圖左 :謝鎧揚介紹各種回收輔具,有輪椅、便盆椅、拐杖、腋下助行器……[攝影者:傅台娟]
圖右 :慈濟志工謝銘育說:「祕書的工作就是需求者在群組申請,雲端第一時間了解需求,再把案件分給各地運作人員,再和申請人聯絡,圓滿達成任務。」[攝影者:羅秋麗]

圖左 :謝鎧揚(前排右)要用生命打拚慈濟志業,二十多年,努力做環保,又致力於輔具回收,發揮生命的良能,創造生命的價值。[攝影者:羅秋麗]
圖右 :家人共同的心願,共同的一念心,在苗栗園區輔具平臺發光發熱,譜出生命亮麗的篇章,綻放出世間最美的愛。[攝影者:張海濤]
圖左 :謝鎧揚是全職的志工,隨時隨刻全方位配合需求,這是苗栗園區的特色,其他社區罕見的。[攝影者:張海濤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