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4月12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希望您過得好

E-mail 列印
暑夏的熱浪一波接一波,沒有白天、晚上分別,只是白天更惱人,尤其是在大太陽底下勞動,精神會隨之渙散。

褥暑的7月中旬,宜蘭慈濟志工在白花花的陽光下,為一位獨居的長者清掃居家,在超過八小時高溫之下工作, 超出人體極限。為什麼選擇在最熱的7月去做與體力相違的艱困工作?

當天氣象局發布的體感溫度36度,在酷熱之下會升高8度左右,濕度更會增加體感的溫度。當日在戶外太陽當空照射下,衣服被汗水浸濕透,身上熱氣排不掉。大家忍受「體感溫度」超過44度的挑戰,如果愛不夠寬、情不夠長,誰能甘願勞苦,換得他人安穩樂處。

◎巷底的暗角與蟲蟻爭食的日子

未婚獨居的盧伯伯今年七十一歲,以往是一位在公園旁販賣冰淇淋、香腸的流動攤販,住的是自己的房子,生活過得去。但是他有撿東西回家囤積的習慣,以致二層樓的房子和三樓加蓋的鐵皮屋全被堆滿,長年髒亂的環境已成為蟲蟻的溫床。

去年(2022年)底跌倒後就不良於行,沒有親人照料加速身體功能退化,臥床時間增加,健康在漫漫的時間中消減,由於缺少與人互動,語言能力也降低,。

村長與村幹事熱心有餘,但是要改善盧伯伯的居住環境卻力不從心。於是經鄉公所社會課轉介慈濟關懷,並通報宜蘭縣政府社會處,積極尋求協助改善他的生活及健康狀況。

社會處陳社工感慨的描述盧伯伯居住環境:「我們每一次來看他,從外面走到二樓的臥室,只有一條小路可以走。」

慈濟介入關懷前,盧伯伯的日常生活已經有改善;鄰近的同樂日照中心會接他與社區長者一起上課,同樂村的長青食堂供應晚餐及假日餐食有一段時日;伯伯的姪子和伯伯的朋友阿義會陪他就醫,而且會來探視。藥品處方箋則由鄰近藥局的藥劑師幫忙送藥。基本生活已經沒有問題了,為什麼慈濟志工會不顧酷暑難抵,仍然堅持打掃盧伯伯的家呢?

王瑞玟主任感嘆的說:『伯伯睡覺的地方只剩小小的空間,旁邊都堆滿東西,床墊已經破損,露出的海棉很潮濕,不只有小蟲、螞蟻,而且有很重的味道。雖然早晚餐會有人送到床邊,但是馬上就會爬滿螞蟻,我就看過早上才買的新鮮豆漿滿滿都是螞蟻,但是他還是喝,我希望他不要喝了,但是伯伯說:「本來就會這樣,沒什麼關係,」他已經習慣環境產生的現象,反而是我太過於大驚小怪了。』

王主任很不捨的說:「我們每天來接他到日照之前,都要先幫他洗澡,不然他身上的味道會影響其他的長者。」

為伯伯送藥的匡藥劑師知道慈濟志工將為盧伯伯清掃居家,當日特地帶來補充電解質的飲料,藥劑師提到盧伯伯的健康狀況:「他除了有血壓問題,還有疑似失智的病徵出現,還在確認中。不過家裡的雜物堆積,對他的健康確實會產生不好的影響。」在伯伯未得到協助之前,匡藥劑師就三天二頭的在中午用餐前來探視,主要是擔心伯伯的餐食有沒有著落。

◎一念不忍 牽起大愛

「要改善盧伯伯的健康,得先從居住問題先解決,」這是社會處陳社工和慈濟慈發處社工及志工的共識。於是在7月中旬,一個還算涼爽的清早,在員山鄉同樂村張正昌村長見證下,慈濟志工與宜蘭縣政府社會處社工偕同替代役役男5人及一位卡車司機、同樂日照中心王瑞玟主任與二位同仁,一行40多人一起前往巷弄內為盧伯伯的家大舉清掃。

還未進入屋內,就被前庭加蓋的鐵皮屋一直延伸到屋內的景象嚇到了,彷彿綿延的一座又一座小山。盧伯伯還是很在意撿回來的東西,所以只願意開放一樓空間打掃,這對於所有關心他的人已經感到慶幸了。

不過,屋內屋外都給高溫蒸熱了,熱浪襲來,屋內已熱不可當,何況在太陽直射的戶外勞動!

志工對於居家打掃很有經驗,首先必需清空屋內所有東西。這時候人龍主動就定位,一樣一樣的東西,一手接一手的送出屋外,溫度繼續增加,濕透的衣服阻礙身體散熱,體感溫度令人很不舒服。

汗水不斷的從頭頂淌下,只有眼睛被汗水鹹得不舒服的時候,才忍不住挺直厚重的身體,舉起胳臂,用濕透的衣袖推開剌痛眼睛的汗水。

◎社會的暗角 悲心進駐

一堆堆的小山,由屋內轉移到屋外,佔據巷弄內的空地。好在村長事前已經通知左鄰右舍,可能是太熱的原因,鄰居都藏在屋內。巷內的空地完全被我們利用,縣政府的卡車還有鄉公所的大型垃圾車進出不受影響。

撿回來的東西,要留下或是回收都得經過盧伯伯的許可,只是在他的眼裡每一樣都有價值。平時負責照顧他的日照中心照服員這時候就發揮了勸說功能。於是所有東西分三類,一是垃圾、二是可回收、三是他堅持要留下來,包括機車改裝的攤車、作生意時的生財器具,還有他的哥哥遺留下來,已經形同廢鐵的摩托車、腳踏車等等。

社會處陳社工和五位役男,還有日照中心的王主任與同事曾偉倫,在打掃過程不比志工少力氣,大家合心、不分彼此竭盡所能的在高溫之下不停的搬動。下午王主任還邀來她的先生一起加入。重物由男眾使力,女眾也不遑多讓,清空屋內後再將磨石子地板使勁的拖過。一樓的地板光亮出現了,一張張疲憊的臉終於展露笑容。

在高溫下透支體力的感覺如何?打掃進入尾聲,社會處陳社工蹲在圍牆邊,二眼直視、一動也不動,問她:「要不要坐一下?」她無力的說:「我只想蹲著。」想必她是累著了,沒有力氣支撐身體移動。

上午七時到下午四時,超過八小時的勞動,對體力是一大考驗,「女人當男人用、男人當超人用」這句話在當天需改成:「女人當超人用、男人當神用」。與盧伯伯同年齡的簡潘鸞英師姊(71歲)推起單輪板車,從屋內到屋外,一車又一車的推著,勁力及體力不輸男人。

在大太陽底下滿臉通紅、眉頭微蹙,很擔心高溫下隨時會有人昏倒。但是,為了趕在日頭落山之前完成打掃工作,擦擦汗、喝口水,不敢鬆懈又繼續彎下腰工作。

高溫慢慢降下的傍晚,志工代為在慈濟輔具平台申請的電動床及其他輔具搬進空曠、潔淨的屋內,床墊套上王素惠師姊新買的床罩、擺上全新的枕頭,相信伯伯晚上沒有蟲蟻干擾之下會有好睡眠。

這時候,盧伯伯在日照中心主任與照服員的陪伴下回家了,伯伯看了看家的上下與四週,有點陌生的感覺,沒有表情的臉讓人猜不出心裡的模樣。

◎祝福的力量

左鄰右舍三三兩兩的出現了,走進屋裡都露出驚訝的表情,大家都表達了感激之意:「巷子堆太多雜物,住在這裡會覺得很不安全。好在你們願意為他打掃,解決了我們居住環境的衛生。」

村長無奈的說:「他的行為已經影響社區的衛生與安全,附近的人抱怨連連,前些時間我和村幹事還找了人幫忙,才將堆在巷底的東西都清掉,要不今天的垃圾更多。」

當日共清出四輛車的垃圾,最大量的一車是鄉公所出動的五噸垃圾車,還有七輛車的可回收物,垃圾由鄉公所員工負責載運,可回收的物品則由縣政府出動的卡車載到回收商販賣,所得將運用在伯伯日後生活所需及醫療照顧。

夕陽暈染在收割後的稻梗上,蛻去炙熱的艷服,淡淡餘暉給農田換上涼爽的薄衣,涼風襲來,累了一天的身體頓時輕鬆了起來。在眾人齊心努力之下,希望盧伯伯不再與蟲蟻爭食,以後在舒適的電動床上醒來,健康、快樂過每一天。

圖左 :封塵的大冰櫃底下利用木條滾動減輕重力,但是四位男眾人還是費了很力力氣,在白花花的陽光下很累人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圖右 :還未進入屋內,已經被前庭加蓋的鐵皮屋一直延伸到屋內的景象嚇到了,彷彿綿延的一座又一座小山。盧伯伯還是很在意撿回來的東西,所以只願意開放一樓空間打掃,這對於所有關心他的人已經感到慶幸了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
圖左 :接近中午,終年不見全貌的地板露出了,厚積的灰塵需要圓鍬一鏟一鏟的清理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圖右 :作生意時的生財器具成了當日最大宗必需移出的物品,機車改裝的攤車需要集多人之力移出屋外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
圖左 :由日照中心主任、照服員欃扶,盧伯伯到同樂活動中心二樓的日照中心休息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圖右 :與盧伯伯同年齡的簡潘鸞英師姊(71歲)推起單輪板車,從屋內到屋外,一車又一車的推著,勁力及體力不輸男人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
圖左 :重物由男眾使力,女眾也不遑多讓,清空屋內後再將磨石子地板使勁的拖過。一樓的地板光亮出現了,一張張疲憊的臉終於展露笑容。[攝影者:廖月鳳]
圖右 :志工代為在慈濟輔具平台申請的電動床及其他輔具搬進空曠、潔淨的屋內,床墊套上王素惠師姊新買的床罩與全新的枕頭擺上,相信伯伯晚上沒有蟲蟻干擾之下會有好睡眠。[攝影者:廖月鳳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