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3月04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臺灣 基隆 開在瓦礫中的花 困境激發向上力

開在瓦礫中的花 困境激發向上力

E-mail 列印
「我得到助教的工作了……」陳飛良手機螢幕上出現這幾個大字,他喜孜孜的回訊「太好了!」簡單給女兒回覆。陳家欣,是三個孩子中最乖巧、最聽話的,她是陳飛良的驕傲,提起女兒,他的嘴角上揚,連眉毛都彎了呢!

◎躲債賃屋度日 顧病兒不畏苦

那年開計程車為業的陳飛良,結識小他二十歲在電臺上班的阿美族姑娘,有了家欣,小姑娘成了全職的家庭主婦。隔年,大兒子出生,一家人雖然日子過得不寬裕,但小康家庭和樂融融。

小時候,家欣與一般人一樣,有一個正常的家庭。阿公、阿嬤、爸爸、媽媽同住在基隆市八斗山莊裡。這樣的日子,在阿公往生、阿嬤中風,起了些微變化, 2008年小弟徽樂出生,埋下了巨變的因子。小弟一出生便進了台大醫院,在那兒住了兩年——心臟開刀,罹患羅法洛氏四合症,智商不足與一般孩子不同。

孩子一個個出生,開計程車收入可維持一家人生活,但徽樂就醫,醫藥費成了沉重的負擔,為解開困境,陳飛良向地下錢莊舉債,熟知不能紓解困境,反而把自己推向懸崖,在無力可償還債務下賣屋,一家人開始租賃居住的生活,中風的媽媽也由妹妹接去萬華同住,自己帶著太太、孩子在培德路找到了落腳處。

時間如白駒過隙,日子一天一天、一年一年過去,同年齡的孩子會說話,但徽樂不會,他不會自己吃飯,連如廁都要假手他人,年輕的媽媽看不到孩子的未來,看不到希望,毅然決然離開了家,拋下家欣和兩個弟弟。

◎承擔家務 現長姊風

那年家欣就讀國中三年級,家裡沒有媽媽,弟弟無人照顧,爸爸白天照顧弟弟,等她與大弟放學後,才出門去開計程車。她與大弟相差一歲,兩人回家都有功課得做,只好輪流看照弟弟,分配時間寫功課讀書。家欣有對瞳鈴般的大眼,眉清目秀,說起話來柔柔的,徐徐的,也許是她脾氣好,也許她是大姊,爸爸不在家,小弟就賴著她。

瘦骨如材的弟弟,不能言語,餓了想吃飯,他伸出竹竿般的手,拉拉姊姊衣角,姊姊會意不出,他便會吼,便會大叫,那柳葉般的眼,斜視著姊姊,不理會他便以頭撞地、撞牆,額頭的傷痕斑斑,新傷覆蓋著舊傷,鮮紅的傷口中可以清楚看見暗紅已結痂的傷處,也因此家欣和大弟都盡力呵護他。

ㄧ次大弟受不了弟弟的吵鬧,扳著臉罵了他一頓,此後,小弟看見哥哥便低著頭不敢吭聲,離哥哥遠遠的,更依賴姊姊了。餵小弟吃飯是常事,爸爸出門早已把晚餐備妥,家欣把飯菜裝進碗裡,一湯匙一湯匙餵弟弟,弟弟情緒穩定時,乖乖地坐著,張口一匙一匙地吃,只是不停搖動身子,雙手不停的揮動,情緒來時,又是吼又是叫的,推開端著碗的家欣,一口也不吃,一頓的時間要看小弟的情緒來決定。

最難的是小弟如廁了,他不會講話,包著尿布,大便了沒人知道,屁股不舒服,便把手伸進尿布中抓,那手在四處摸,浴室、牆都留下黃黃的污漬,那臭味嚇到這十來歲的家欣與大弟,他們怕,不敢也不會處理,只好雙手駕著弟弟不讓他亂動,緊急通知爸爸回家處理。

患輕度小兒麻痺,行動不是很俐落的爸爸一到家,拉著弟弟進浴室,脫下尿布,一塊塊的糞便粘在弟弟的屁股上,用水沖糞便,手輕輕地撥開硬了的大便,幫他清洗乾淨,緊接著拿抹布清理污穢處,這一幕家欣看得既佩服又不捨。

◎ 阮囊羞澀 求助善門

一個冬天的深夜,姐弟倆熟睡了,小弟睜開眼看不見身旁的爸爸,包著尿布身著一件薄衣裳,開門出去了。夜裡四處漆黑,氣溫比白天還低,小弟瑟縮在租屋處附近的庭院中,被警衛發現,雙手合抱著,全身顫抖,嘴唇泛紫,警衛問話,也問不出他是誰家的孩子,只好通知警察來處理。

警察帶著他一家一家按門鈴,找尋他的家人。許久後,才發現有一住戶門沒關,推開門,只見屋裡只有兩個小孩在,問明白後,找到他的父親陳飛良,陳飛良火速地趕回家,那次以後他不敢出門做生意,在家守著這三個孩子。

沒有經濟來源,生活陷入困境,陳飛良因小兒麻痺領有身障手冊,可請求社會補助,小兒子罹患罕見疾病,也能申請補助,一家人便靠著政府、社會補助過生活。2021年小兒子在長庚照超音波,醫生建議回台大做心臟手術,後因肺炎住進衛福部署基醫院,醫生建議到馬偕開刀,陳飛良無力負擔醫藥費,而向慈濟申請幫忙。

◎幡然覺醒 築夢踏實

開案後,志工把陳飛良個案列入關懷,時常予以關心,除了急難需救急給予金錢上的幫忙,讓他度過難關外,也鼓勵他勇於面對人生的考驗,給孩子做榜樣。面對家欣與霆韋這兩個孩子,時時給予鼓勵,讓他們好好讀書申請新芽獎學金,減輕爸爸的負擔。

主責志工袁鳳琪常造訪這家人。一日,幾個志工帶著零食來到陳飛良家,恰巧佳欣在家,志工提起手中袋子說:「不知道樂樂(徽樂)喜歡吃甚麼,這些給你試試看,他愛不愛,在跟我們說。」她靦腆地接下,小聲地說:「謝謝!」見徽樂正在耍脾氣,又是磕頭又是叫,一口飯也不進,袁鳳琪接過家欣手中的碗說:「樂樂(徽樂)乖,師姑餵。」徽樂白了鳳琪一眼,低下頭,自顧自地一隻指頭在爸爸的手機上滑呀滑的,志工輪番上陣哄他,十八般武藝全上,也是敗陣下來,照顧這樣的孩子,不但要體力,也要跟他比耐力。

平日,志工也會用電話問候他們,了解近況,深怕不願麻煩別人的案家出狀況,錯失助人的時機。

家欣從小就懂事會分擔家務,但在功課上,表現得不夠亮麗,志工為她加油打氣。基隆商工畢業後,家欣取得德明科技大學的入學資格。開學後的第一年,她沉浸在大學新生的喜悅中,享受多采多姿的大學生生活,對於功課得過且過,期末,幸好成績差強人意,順利申請到新芽獎學金。

在這同時, 她見到許多企業人士到學校徴才,學姊們個個摩拳擦掌以對,那份戰戰兢兢的模樣,如棒子重重敲打在她頭上,她醒了,知道要拼了,一直以來的夢想——到銀行上班,清晰的在腦海中浮現,從此過起迥然不同的生活。

二年級開始,家欣上課不曾缺席,教授在臺上上課,臺下的她認真的作筆記,用心聽講,把知識一點一滴記入識田中,減少了複習所花的時間,下課同學在閒聊,她在準備考證照的功課,一本本約十公分厚的自修不離身。

◎化零為整 把握分秒

家欣這長髮飄逸,有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的姑娘是班代,澄澈的雙眼會說話,說話柔又甜,同學都喜歡她。她看到同學上課缺席多,只因貪睡,力勸大家要用功,為將來鋪路,習得一技之長,將來好找工作,她的循循善誘起了作用,課堂上出席人增多了,她的用功也看在大家的眼裡,群起效尤,一時間大家都開始用功,成績自然蒸蒸日上了!

把握分分秒秒用在當下,家欣一直都是這樣,畢竟上課外要打工賺取生活費,所剩能運用的時間不多,善用零碎時間刷考古題,一遍一遍又一遍,把書本讀得滾瓜爛熟。考照前,常挑燈夜戰,直至東方露出魚肚白。這般的努力,讓她一個月拿下一張證照,一學年擁有五張證照。同學羨慕之餘問道:「你六點到十點在麵包店打工,回到宿舍時間已晚,怎麼能有這樣的成績?好厲害,你怎麼辦到?」她堅定地說:「只要下功夫,一定做得到,你們也一樣。」

◎努力奠基 勇闖未來

在堅強的外表下,其實家欣也有柔弱的一面,上大學離家,也曾害怕惶恐過,怕爸爸擔心,始終都表現出:我可以,不用擔心的模樣給爸爸看,她知道爸爸對他的期望——你有好的未來,你是爸爸的驕傲,這些從不擅表達的父親眼底表露無遺,也讓她更武裝自己。

考證照的壓力如排山倒海而來,她以用功刷題來應對,離家後的孤單寂寞,她用笑容來掩飾,擔心日漸年老身有殘疾的父親及那不論歲月更迭,心智都停留在三、四歲孩子的弟弟,她只能用功再用功,充實自己的實力,畢業後,找個好工作,改善家裡的環境,給家人過好一點的日子,撐起一個家。

這學年上課全勤的陳家欣,以優異的成績,取得助教的工作,那是萬中取一的機會,她拿到了,興奮地拿起手機,在鍵盤上敲著,噠噠噠—螢幕上出現:我得到助教工作……

圖左 :陳家欣正在安撫生氣中的徽樂,志工袁鳳琪(立者)也幫著勸說。[攝影者:柯德桂]
圖右 :志工袁鳳琪(拿書)正在翻閱月刊,與陳家欣說明月刊中的故事,一旁陳飛良豎耳聽著。[攝影者:柯德桂]

圖左 :陳家欣拿著碗,準備餵徽樂吃飯.。[攝影者:柯德桂]
圖右 :徽樂不吃飯,陳飛良生氣了,志工們輪番上陣勸他乖乖吃飯。[攝影者:柯德桂]

圖左 :南港火車站地下街麵包店內,打工的陳家欣(圍紅裙)正在清點食物數量。[攝影者:柯德桂]
圖右 :快開學了,家欣背著書包穿越斑馬線,準備到學校(德明科技大學)整理書籍.。[攝影者:柯德桂]

圖左 :志工致贈冬令發放物資及物資卡。[攝影者:林香蘭]
圖右 :陳家欣五個月拿到的五張證照及獎狀。[攝影者:柯德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