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5月28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亞洲 新加坡 照護神救援 幫阿嬤找回平穩生活

照護神救援 幫阿嬤找回平穩生活

E-mail 列印
甫一進門,整潔空蕩的客廳放著一張躺椅,九十四歲的高阿嬤如蝦米般捲縮在上面昏睡,阿嬤患有多重慢性病,包括中風、心臟衰竭、失智等……

慢性病伴隨其他共病日趨嚴重,老人家手臂蜷縮僵硬,長期捲曲的手指也漸漸 嵌入了手掌肉中,背部也有多處褥瘡。

◎照護者中的楷模

當護理傷口時,就皺起眉頭唉唉叫,阿嬤的女兒周女士已經年逾六旬,她慶倖這十四年有外籍幫傭丁丁(Tin Tin)細心貼身照顧母親。

隨著傷口的進展、乾燥或濕潤、位置不同,亦有不同的敷料、紗布、沖洗液和護理的方法,相當複雜。但在護士彭涵倪協助下,丁丁手操小鏡子、小手電筒、小剪刀、紗布、棉棒…… 動作駕輕就熟。

整套護理流程做下來超過半小時,寬敞的房間,仍悶熱得讓人流汗,並不輕鬆,阿嬤更是痛到微微顫抖,丁丁和彭涵倪只好不停安撫:「Sorry Sorry,再忍一下就好。」

「不只是要醫病人而已,也要教照顧病人的人。」 護理完後,彭涵倪沒有馬上離開,繼續交待新舊傷口的護理方法。居家醫療中,護士常要花很多時間給予照護者護理指導,彭涵倪豎起大拇指誇獎,丁丁是照護者中的「模範生」!

◎居家照護神救援

不僅是七天二十四小時貼身護理高阿嫲的家務工,在非常時刻,丁丁更是扮演「神救援」的重要角色。

2022年7月,高阿嬤母女和丁丁一週內先後確診新冠肺炎,年屆花甲的女兒周女士更呼吸困難入院,家裡只剩丁丁和高阿嬤兩人。

獨自留守照顧阿嫲,同樣確診的丁丁慌了手腳,想起手邊有彭涵倪的聯絡電話,立刻WhatsApp求救。

彭涵倪接到通知後二話不說,馬上安排醫生線上看診,也親自帶來藥物掛在門外。儘管高阿嬤患有多重疾病又高齡,但她還是熬過了這一關,大家才鬆了一口氣。

丁丁憶述時心有餘悸地說:「我打995熱線,他們說不用入院,讓我繼續觀察,但慈濟的醫生給了很詳細的指示,建議我不同情境可以怎麼做,比如如果阿嬤咳嗽,我要給她吃什麼;如果氧氣水準太低,就要打給救護車。」

「涵倪親自送藥來。」 丁丁一再訴說著她的感謝:「有什麼狀況,我可以透過照片、訊息或電話詢問,説明非常清楚。」

照顧長路,會碰上焦急與無助,但有社區服務溫暖陪伴與賦能,走著走著,萬分苦澀中也有一絲甜。

每日例行的晨間護理終於結束了,丁丁緩緩把阿嫲推到客廳,餵食剛煮好的麥片,逗笑說:「呷細米?Hokkien mee、Char kway teow 、Wanton mee?」 不僅專業又細心,丁丁還說一口流利的福建話,溝通起來沒有障礙。

說笑間,兩人靠得很近,那是很親的親人之間才會有的距離,從剛才一直苦著臉的阿嬤,終於露出一絲絲笑容。

但有好長一段時間,丁丁和阿嬤其實水火不容。

◎從衝突不斷到像親人般

十四年前,丁丁獲聘到周女士家照顧高阿嬤,當時阿嬤還算健朗,卻經常翻箱倒櫃找東西和金錢,一找不到就生氣,最後連周女士也起了疑心問丁丁:「為什麼阿嬤的錢一直不見?」

面對一波波的詢問與責備,丁丁真的是有口難辯,直到幾個月後阿嬤被診斷為失智症,大家才知道脫序行為是記憶力退化導致的,而「不見的錢」原來是阿嬤向鄰居購買非法萬字票,然後自己不記得了。

生病後,阿嬤常有一些執著重複的行為,除了翻來覆去找東西,還會半夜不睡覺,把家中物品一件件丟到窗外,這讓丁丁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要緊盯,體力負擔很大。而且明明已經盡力照顧阿嬤了,還是常被責駡,丁丁心裡很鬱悶,要不是周女士安撫挽留,她已經決定辭職回鄉。

憶述轉念的瞬間,是每當兩人在組屋樓下用早餐,阿嬤總會給丁丁點一樣的餐點,這樣的舉動,讓丁丁覺得雇傭之間是「平等」的。剛來新加坡,丁丁偶爾和鄰近的外傭閒談,了解到部分外傭經歷吃不飽的處境。

認識到阿嬤,其實待她不薄,丁丁努力轉念,阿嬤是以為很珍惜的東西或金錢不見了,家裡又只有自己在照顧她,所以才以為是被自己拿走了而發脾氣,看似無理取鬧,但在阿嬤眼裡卻是合理的。

為了拉進和阿嬤的感情,丁丁裝作什麼都不會,請阿嬤教她福建話,成功贏取阿嬤的信任:「我會放些什麼蔬果,在阿嬤面前,問阿嬤這個是什麼啊?怎麼念啊?又要怎麼煮來吃啊?我一直問一直問,有時我說錯,她還會取笑我。」

「阿嬤很開心可以教我,這讓她覺得自己很有用。」丁丁頓了一頓,說:「後來我才明白,她其實有些寂寞,想要有人一起說話。」

如今丁丁成為家中最了解阿嬤情況的人,家裡大小事也經常靠她張羅。年逾六旬的周女士為有丁丁這樣的好幫手而自豪:「很感恩丁丁不只照顧我母親,也照顧我,雖然我們偶爾也會小吵架,但我們了解彼此的個性,已經親如一家人。」

圖左 :隨著傷口的進展、乾燥或濕潤、位置不同,亦有不同的護理的方法,相當複雜。[攝影者:曾美珍]
圖右 :丁丁(右)細心貼身照顧高阿嬤(左)已經十四年。[攝影者:曾美珍]

圖左 :丁丁(右)與阿嬤像是家人一樣親密融洽。[攝影者:曾美珍]
圖右 :孤立無援的時刻,護士彭涵倪冷靜而專業的處理,給了丁丁一顆定心丸。[攝影者:截圖/ 彭涵倪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