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5月28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臺灣 苗栗 同行環保十餘年 九十歲嫂嫂照顧九十歲聾啞小叔

同行環保十餘年 九十歲嫂嫂照顧九十歲聾啞小叔

E-mail 列印
「為什麼不乾脆搬一張床到苗栗環保站睡呢?」兒子半開玩笑地說。

環保志工莊張秀英聽了,不甘示弱回答:「會做是福氣,沒做就廢氣(臺語,意指沒做就麻煩了)。」

◎小叔生病了

在清涼的初秋,鳥鳴花漾,偌 大的苗栗園區,四周充滿了綠意盎然的景象。不遠處,莊張秀英駕駛那輛老舊的電動摩托車,正緩緩朝著環保站而來,後頭還載著重度智障的小叔。

談起小叔,她滔滔不絕,如數家珍。四歲時,因為罹患瘧疾,一直吃藥沒有好轉,最後就漸漸全身無力、反應遲鈍,醫生判定重度智障。至今,連說話的能力也已經喪失了,只能「啊……啊……」說著沒有人聽得懂的話。

「一起住了五十幾年,小叔的一舉一動,我已經很清楚明白。」莊張秀英表示,彼此間鮮少有互動,一天兩人說不到幾句話。問他:「肚子餓了,要不要回家吃飯?」他會點頭表示「要」,就這樣每天上演同樣的情境。

小叔年輕時,脾氣很不好,時常在火車站、宮廟、市場四處亂逛,還會從後面打人,經常有人來家裡告狀。莊張秀英語帶無奈地說:「我沒有辦法管住他,就任由他去。」

◎甘願做環保 

莊張秀英早期在苗栗園區米食工作坊做饅頭、包子,隨著年齡增長,無法長期站立,就沒有繼續做。2003年,她經人介紹,到慈濟苗栗園區環保教育站做垃圾分類,每天早晨忙完家事,八點就載著小叔來環保站。中午稍為休息,又繼續做,直到下午四點,才離開返家。這一做,一晃已經十幾年了。

「出門就帶小叔,我去那裡,他就跟著去!」莊張秀英疼惜地說。

小叔也會一些簡單的回收工作,但往往只是做一下,就拄著拐杖到椅子上休息。現場還三不五時傳來很奇怪聲音(嗚……哇……),沒人聽得懂的語言,引人注意。此時,莊張秀英會提醒他:「要聽話喔!坐好在那邊等!否則,不帶你回家。」

有一次,證嚴上人行腳苗栗園區環保教育站,莊張秀英削電線,上人拿來看,小叔就跟上人搶回來,上人就一直笑。她說只有小叔敢從上人手中……因為他單純一念心,怕東西被拿走。

身上圍著一件厚重牛仔褲的莊張秀英說:「冬天不會冷,夏天不會熱,人家吹電扇,我在這邊吹自然風,心靜自然涼。到環保站可以認識很多人,聊聊天中午就過了,傍晚才回家,晚上一覺到天亮。一點也不覺得累,心中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!」

除了吃高血壓的藥,在環保站十幾年,莊張秀英不曾感冒。常常有人說:「妳要吃一百二十歲!」

「不用說活幾歲,能付出最好,能做最好。」莊張秀英嘴角泛起一抹微笑。

「來環保站削電線,拆電風扇零件,天天來,就是賺一分歡喜,時間過得很快,每天都想來。在家看電視,會得老人癡呆症,在這裡很自在地過日子。」她泛著慈祥的眼神說著。

莊張秀英在八十多歲時,雖然腳已不靈活,聽力也不好。但「做就對了!」就這麼一句話,讓她依然早出晚歸,無怨無悔做資源回收分類。

縷縷夕陽,點綴莊張秀英與小叔離去的身影;完美與不完美,全在一念間,不管何時何地……

◎前世結的緣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時光消逝,歲月無情。2017年,小叔身體日趨嚴重,雙腳沒力,無法行走,生活無法自理,竟日躺在床上,需要莊張秀英照顧。沒辦法去苗栗園區做環保,可是她會利用空檔時間,到住家附近工地撿拾廢棄物,回家仔細分類,趁小叔睡覺,再騎電動摩托車載到環保站。

慈濟環保路上同行十幾年,直到小叔行動不便臥床後,莊張秀英就開始留在家裡照顧他,至今也已經超過六個年頭。成為家人已經超過六十多年,不用言語溝通,聾啞小叔一個動作,莊張秀英就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莊張秀英坐在客廳一隅,想著陳年往事,小叔年輕的時候,他會去賺錢……以前鄉下的人往生,不是車子去載棺材,是請人擡著送上山。他會去幫忙拿竹子,喪家就會給他一百元。可是小叔上一秒賺到錢,下一秒可能就弄丟了。

莊張秀英的先生很疼他,甚至於去旅行都帶在身邊,還時常跟她叮嚀:「我這個弟弟,妳一定要疼惜!」世間無常,先生於2001年春天,於睡夢中忽然逝世,先生離開了,小叔很孤單。她每年會去雲林北港進香,就會帶著一起去,路上他會唧唧叫,引起同車的人,投以異樣的眼光!

平日,小叔會打她,冷不防地就會揮出拳頭捶下去,還會用手指頭掐人。莊張秀英覺得小叔很可憐,「我是想……他如果是正常的人,他就不會變成這樣子,皮肉的痛,不會怎樣啦!」

「妳不用全心全力照顧他,把自己的身體累壞了。」兒子不捨媽媽,曾經氣急敗壞地說著。

莊張秀英不急不徐地回說:「你跟他沒緣,我跟他大概是前世結來的緣,我前世欠他的。」

◎辛苦的照顧

兒子娓娓道來:「我已經六十五歲了,有記憶以來,他就住在我們家了。我爸爸最大,他是老二,都是爸爸在照顧他,我爸爸走了,換成我媽媽在照顧。他不是天生就這樣子,小時候生病引起,沒辦法講話,只會啊……啊……我的乳名『阿寶』,他會叫『阿……寶……』不過我不太喜歡他。因為不只白天要餵食,晚上我媽媽要起來兩、三次,幫他換紙尿褲,消耗體力,我捨不得!」

莊張秀英一直不肯放手讓居服員來照顧,今年(2023年)九月初突然病倒,是年邁了,還是太累了,讓兒子的情緒幾乎崩潰。那一天,兒子從外面回家,跟媽媽講話,一直講……她眼睛閉上,完全不醒人事。於是叫救護車送到醫院急診,醫生說,媽媽發炎指數異常,需要住院做一些檢查。

她擔憂兒子趁機把小叔送到安養機構,因此住院十天就堅持提早回家。出院當天,苗栗園區輔具平臺志工謝鎧揚和羅秋麗夫妻倆,緊急準備一張氣墊床送過去,並送一張輪椅、四方型助行器、單手四爪助行器。

謝鎧揚說:「莊張秀英那麼辛苦照顧小叔,送氣墊床給她睡。氣墊床放在小叔床的旁邊,因為她要照顧小叔。」

兒子本來想要做隔間,莊張秀英說不要,她要和小叔同一個房間。她說:「我在這裡睡得很好,看著他,怕他沒有蓋被子會冷。尿布換乾淨,吃飽了,他安安靜靜地睡,不會吵人就好。」

◎慈愛的嫂嫂

八年前,兒子想要把叔叔送到安養機構,後來就發生家庭大革命。媳婦提到,婆婆說如果說把他送走,乾脆也把她一起送去。

莊張秀英不捨小叔去安養中心,綁手綁腳很可憐,也許還會吃鎮定劑。

「如果要把他送走,媽媽也沒奈何,可是內心會很痛苦,我不要讓她痛苦。」兒子告訴莊張秀英,「我們不把小叔送走,讓小叔住在這裡,妳就要配合,好好照顧自己。已經申請長照居服員,以後由長照負責。」

媳婦不要讓婆婆有遺憾,如果送走了小叔,她的心情會不好,這樣子會造成她身體更不好。「所以我們還是跟婆婆妥協了,把他們兩個照顧到百年吧!」

餐桌會議達成共識,正式確定小叔不會被送走,積壓在莊張秀英心裡多年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了。

喜悅的笑容浮現在布滿皺紋的臉龐,現年九十歲的莊張秀英拉起同是九十歲小叔的拇指比「讚!」一會兒抓小叔的手去摸牆壁,小叔偷笑了;一會兒又摸小叔的頭,好像媽媽撫摸著孩子,讚美他很乖喔!

孝順的兒子,每天下午四點多,都會推著媽媽出門曬太陽。那一天,母子倆走進苗栗園區,沒想到遇到一群昔日的環保夥伴,蜂擁而上,將莊張秀英團團包圍。

資深志工葉秀梅誇讚:「她很精進,以前早上來,做到傍晚。」

「可惜年紀大,沒力氣做環保了。」莊張秀英壓低聲音說著。

「希望能夠再見到上人」這是莊張秀英現在的一個願望。眾人圍繞唱〈祝福歌〉,「師姊,我們祝福你,祝福妳健康,祝福妳快樂……」在這歡愉的氛圍中,兒子答應載母親來園區做資源回收,再度燃起莊張秀英做環保的夢想……

備註:
資料來源,大愛電視臺行動現場

圖左 :法親關懷,苗栗慈濟志工前往莊張秀英家中,噓寒問暖,話家常。[攝影者:慈濟基金會(大愛臺行動現場節目截圖)]
圖右 :媳婦煮好麵線,兒子餵莊張秀英吃,令人感動。[攝影者:章麗玉]

圖左 :莊張秀英摸小叔的頭,像媽媽撫摸孩子般的慈愛。[攝影者:章麗玉]
圖右 :苗栗園區輔具平臺志工謝鎧揚和羅秋麗夫妻倆,準備一張氣墊床送去莊張秀英的家。[攝影者:慈濟基金會(大愛臺行動現場節目截圖)]

圖左 :莊張秀英在八十多歲時,雖然腳不靈活,聽力也不好。但「做就對了!」就這麼一句話,讓她早出晚歸,無怨無悔做資源回收分類。[攝影者:章麗玉]
圖右 :眾人圍繞莊張秀英唱〈祝福歌〉,「師姊,我們祝福你,祝福妳健康,祝福妳快樂……」[攝影者:慈濟基金會(大愛臺行動現場節目截圖)]

圖左 :現年九十歲的莊張秀英,身體逐漸退化,需要拄四方型助行器行走。[攝影者:章麗玉]
圖右 :身上圍著一件厚重牛仔褲的莊張秀英說:「到環保站可以認識很多人,聊聊天中午就過了,傍晚才回家,晚上一覺到天亮。一點也不覺得累,心中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!」[攝影者:章麗玉]
圖左 :孝順的兒子,幫莊張秀英調整墊腳的位置。[攝影者:章麗玉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