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7月22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緣深非偶遇 幼童展顏歸故里

E-mail 列印
距離慈濟南非靜思堂二十四公里的坦畢沙(Tembisa)社區裡,是許多貧困的南非人居住的貧民窟,但幸運的是,當地有著一群慈濟志工總是致力於幫助那些飽受生活艱難,備受考驗的居民。

◎貧困畸舌 任由生滅

露絲(Ruth Muchete)是一名出生在貧困家庭的辛巴威孩子。她和其他貧困的社區居民一樣艱苦度日,他們缺乏食物、水源、醫療照顧,所有基本的人類需求是如此的匱乏,在南非農村地區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。

異常的腫脹,舌頭堵塞了露絲的口腔,影響孩子的正常發育,新鮮空氣幾乎無法進入她的肺部,甚至可能會危及生命。

她根本無法自主地向世界展示變形的舌頭,也無法與人交談,進一步加劇了被人們排斥的童年。即便嘗試用手遮蓋自己的臉,也不能完全地掩蓋那畸形的大舌頭,就算要收回舌頭,異常大小仍然清晰可見,而當露絲珍惜的抱著她唯一可以進食的果汁,更令人為之鼻酸。

但儘管她的父母,知道露絲和家族有相似遺傳的基因,但他們並沒有尋求幫助,只是任由露絲自生自滅。

◎因緣相逢 絕非偶遇

慈濟志工蘇美尼亞(Semenya)進入露絲的生活之前,露絲經歷了長達三年的痛苦與折磨。

慈濟志工並不是偶然遇見露絲,而是社區民眾引領她來到了露絲身邊;在蘇美尼亞的社區只要有人遇到了困難,他們就會到蘇美尼亞的麵包店尋求幫助。

勇敢的蘇美尼亞好奇地走去找露絲,她發現了一個外表不正常,容顏受損的年幼小女孩,眼神茫然,頓時有如心碎般的痛,心想著:無論這個孩子有什麼困難,她都必須得到幫助。

蘇美尼亞懇求露絲的父母,允許她帶露絲去醫院。起初,父母抱持懷疑態度,拒絕了她的幫助。似乎他們知道露絲的狀況後,會受到的歧視,所以不太能相信外人。

雖然多次懇求露絲的父母,能夠允許她幫助露絲,但父母擔心露絲被綁架,還是一次次拒絕了蘇美尼亞。

就這樣,日復一日的請求了一年,露絲無辜卻又充滿期待的眼神,仍然無法得到父母的首肯。直到有一天,露絲在家中,從口腔流血遍及全身,父母受到了驚嚇後,終於同意讓蘇美尼亞幫助露絲就醫。

◎尋求就醫 排除萬難

2023年,刻不容緩蘇美尼亞立即邀約社區志工瑪麗亞(Maria Phao),一起帶著露絲到醫院接受治療。

然而,坦畢沙醫院難以圓滿處理,請他們轉往約翰尼斯堡醫院,這兩家醫院的距離是四十公里,車程大約是四十多分鐘。自此瑪麗亞和蘇美尼亞一直帶著露絲,來回穿梭於坦畢沙和約翰尼斯堡醫院之間,為的只是希望能讓露絲就醫。

不幸的是,醫院拒絕接受露絲,因為政府醫院只為南非公民提供免費醫療照顧,而她是來自辛巴威的身分。

如果要申請南非公民身分是困難的,可能還需要一年的時間,才能得到政府的任何回應。蘇美尼亞和瑪麗亞知道露絲無法再等,所以她們想盡辦法,主動提出願意為孩子做擔保,成為她當地的監護人,甚至戶籍地證件的申請,一切符合程序,來讓醫院接受露絲,並提供幫助。

由於志工們的用心和不懈的努力,終於在短時間內,解決了露絲國籍的問題,也讓醫院批准了露絲的手術。

醫生在檢查露絲的遺傳狀況,並試圖找出解決辦法;幾經折騰,動了兩次手術,手術後,蘇美尼亞持續拜訪,並照料露絲,以確保她成功康復。

◎品嚐口腹 嶄新人生

隨著手術的過程與進展,為露絲帶來了一口嶄新的空氣與力量,露絲最終能夠正常進食;她花了四年的時間,才理解吃固體食物的感覺,也終於在移除腫脹的舌頭後,體驗到了呼吸的自由。

父母終於在經過四年折騰後,聽到女兒第一次說話的聲音;露絲也可以吃固體食物,不再需要用水瓶喝東西了。

露絲手術成功後,她靦腆的表情,和母親及蘇美尼亞歡喜合影,最終搬回了辛巴威,她現在像一個正常的孩子一樣上學,充滿活力地與其他學校的朋友一起玩耍、進食和交談。

或許,露絲與慈濟志工蘇美尼亞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,足以令人欣慰的是,拯救了一名年幼孩童的生命,並改寫了她的人生。

圖左 :異常的腫脹舌頭,堵塞了露絲的臉部重要部位,她的口腔,這可能會危及生命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圖右 :平常時,露絲只能艱難地從腫脹舌頭旁邊的隙縫,喝流質的東西和果汁,這幾乎是露絲唯一能夠攝取營養食物的方式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
圖左 :即便嘗試用手遮蓋她的臉 ,也不能完全地掩蓋她那畸形的大舌頭,困擾著讓她無地自容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圖右 :社區的孩子們帶領著志工蘇美尼亞,找到了在家中的露絲,發現了一個年幼的小女孩,眼神茫然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
圖左 :這是露絲可以盡力做到最好的隱藏舌頭的模樣。然而在蘇美尼亞絲眼里,一個容顏受損的孩子,無論這個孩子有什麼困難,她都必須得到幫助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圖右 :瑪麗亞陪著蘇美尼亞和露絲,來回穿梭於坦畢沙和約翰尼斯堡醫院之間,希望能讓露絲就醫(圖為瑪麗亞和露絲)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
圖左 :醫生在檢查露絲的遺傳狀況,試圖找出解決辦法 。醫生總共動了兩次手術,才完成露絲的手術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圖右 :手術後,蘇美尼亞持續拜訪並照料露絲,以確保她成功康復,而事實上她確實康復成功。隨著手術的過程與進展,為露絲帶來了一口嶄新的空氣與力量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
圖左 :手術後的露絲可以吃固體食物,不再需要用水瓶喝東西,品嚐食物對他來說也是另一個新的開始。[攝影者:蘇美尼亞(Semenya)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