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7月24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缺水缺糧辛巴威 志工在貧瘠土地種下希望

E-mail 列印
「在霍亂熱區隨處可見提醒大家洗手的海報,然而嚴重缺水的社區要怎麼洗手呢?」慈濟志工朱金財(濟昉)難掩心中的無奈,說著這悖離現實的宣導。而更令他不捨的是即便有水,大部分地區的水源都是不受保護的水窪、池塘 ,反而成為霍亂病毒的溫床。

位處非洲內陸的辛巴威,貧困的經濟再加上雨季遲來且降雨量不足,導致有限的農糧更加欠收,許多家庭民生經濟深陷困境,老人家與孩童經常處於飢餓狀態。如此缺水缺糧的國度,朱金財領著志工,從修復一口又一口的救命水井到一站又一站供食站,為了維持居民的基本生活,大家全力以赴。

◎水匱乏 泥水也當飲用水

自2023年9月開始,辛巴威霍亂日趨嚴重。據醫院統計,已有七十幾位病患因霍亂往生;死因疑似是霍亂的則約有三百位。確診超過兩萬例,不含沒有就醫的數據,嚴重的疫災遠遠超過檯面上的數字。

霍亂源於霍亂弧菌的感染,飲用水是主要傳染途徑。辛巴威水源匱乏,居民日常取用水源多是不受保護的泥水窪、池塘等。「不少居民因陋就簡,僅用兩層布來過濾用水,細菌仍然很多。」不潔的飲水對疫情無疑是雪上加霜,長年投入救助的朱金財,說起這現象,還是不捨。

孩童們口渴就捧起池塘的水喝,在當地早就見怪不怪。而更令人憂心的是,位處內地的辛巴威,多是高原區,水源有限,近年又因氣候變遷,降雨更少,居民連泥水漥裡的泥水都拿來取用。

辛巴威共有十個省,面對失控的霍亂災情,已有五省省長到慈濟辦事處尋求幫助,盼讓居民能取得乾淨的水源。「地方政府無力負擔修井費用,盼慈濟能夠援助。」官員告訴朱金財,修一口井的零件和技術需要約三千美元(約合新臺幣九萬四千五百元),不只人民,政府也無力負擔。

志工想方設法,一方面為民眾發放淨水藥水,這是目前社區民眾對抗霍亂,應急的方法之一。另一方面組成三組維修水井團隊,前往已有人不幸往生疫情嚴重的社區。志工自備水及淨水藥水,每次出去大概十二至十四天,平均可修復約三十口井。

這天,志工來到距離慈濟會所一百四十四公里,賓都拉地區馬苟瑪,真誠地相助省長感激盈心,親自來到現場迎接,下班後也即刻趕往修井地點關心,看到水成功湧出,他趕緊嘗試,感受這神奇的時刻。每當修井完成,必定伴隨著鄉親熱情歡樂的歌聲,「終於,有了乾淨的水。」臉上的驚喜與滿足,久久不散也令人難忘。

◎修水井 天明到星斗滿天

2024年1月17日,志工前往哈拉雷首都姆巴雷(Mbare),這次動員十七位志工,修繕九個區域,共修復十七口井,一組水井約可供六百多戶家庭使用,今修繕的十七組水井,幫助約一萬八千戶居民有安全的水源可用。

其實志工不只修復水井,年久失修的水井,幾乎都已停擺十多年。隨處可見垃圾滿地,地上水坑布滿了蒼蠅的幼蟲蛆,髒亂無比的環境,動工前志工總要先將水井旁清理乾淨,才能繼續。

接著合力將埋在水井底下的鐵管取出確認損壞狀況,只見女性志工不遑多讓,女力當男人用,修繕工夫一點都不含糊,用心就是專業。長期浸泡在水中的鐵管,有的破損,有的生鏽,繡蝕的鐵管,居民也來盡一分力,拿著鐵刷刷除鐵鏽再用水沖乾淨。

而志工發現,抽水活塞管內被垃圾塞滿堵住,無法作用,當垃圾移除後,發現主體內部塑膠滑套老舊都需更換。因塑膠滑套只要有破順,水就無法往上吸。「滑套的損壞是居民在壓不出水的時候持續壓擠造成。」志工說著原由,但也在在說明鄉親對水源的渴望,令人心疼。

最後,將打水基座用電銲機焊接,修補強化,水井內加入淨水藥劑殺菌,確保水質安全。天色漸暗,志工用手電筒照亮工作區域,從天明到星斗滿天,朱金財陪伴在旁傳承經驗與指導,當水盈出的那一刻,大夥歡喜不在話下,這感動令志工有感而發:「付出的愛有多寬,得到的愛就有多廣。」此刻「靜思語」恆刻現場每個人心田,體現在當下。

其實修井的過程除了有心有願有力外,還會遇到挑戰,這次應國防部長邀約前往姆巴雷地區修井,卻遭遇反對黨阻擾。原來他們希望透過水源缺少,激起居民對執政黨的不滿,更是希望情況惡化,增加民怨。因此對前來的慈濟團隊產生敵意,志工無奈捲入政治鬥爭,但想幫鄉親的心不動搖,經國防部同仁出面協調,團隊不負居民的期待,完成使命平安歸。

2023年9月疫情告急到12月底,團隊已協助鄉親修井超過五百口。今年(2024年)截至2月也已修復了一百二十口井,綿長的大愛深獲居民信任。回首來時路,2013年,慈濟在辛巴威鑿出第一口井,累計至今已鑿出二百三十六口新井,並修復八百三十四口井,而這分愛仍堅持著……

◎供熱食 不忍鄉親餓肚子

辛巴威自2000年經濟崩盤後,境內通膨日益惡化,加上當地水源稀缺,今年雨季延遲且降雨量不足,異常乾旱影響農業收成,加劇人民飢餓和貧困。

志工責無旁貸不忍鄉親餓肚子,在辛巴威各區,總計成立了五十二個供食站。固定於週一到週六由當地志工烹煮熱食、供應餐食,估計每日約有一萬六千多名貧困孩童與老人家前來領取。

蒙多羅(Mhondoro)慈濟會所供食前,蜂擁而至的人群,只為求一餐溫飽,每天用餐的人數高達近五百人。人民生活普遍陷入困境,許多孩子們面臨飢餓處境,他們拿著餐盤來領取餐食,而這餐飯也許是他們一天當中能飽足的一餐。

朱金財親自將環保碗交給前來蒙多羅用餐的孩子們,多年來無私的付出,孩子早已將親切慈藹的他視為親人,歡喜接受。面對前來的老人家,志工恭敬彎腰雙手將食物送到老人手中,這分感恩、尊重與愛,是大家奉行不悖的圭臬。

當大人忙著準備餐食的時候,志工將孩子們聚集在樹下席地而坐,向他們介紹證嚴上人、講述慈濟歷史、學習靜思語。善苗輕輕種下,希望把自己所領受到的慈濟力量,也傳承給孩子們。

還教導他們唱頌〈供養歌〉和〈感恩歌〉,歌聲迴盪在藍天綠地,愛也隨著飄送在林梢曠野間。吃飯前,志工帶動大家列隊洗手,教導衛生教育以確保孩子們的健康。

◎供食站 慈濟人文有溫度

「辛巴威的分布比較分散,且在人口密度較高的地區人們,需要更多的幫助,以縮小貧富差距。」因此心繫鄉親的朱金財,也在艾普沃斯(Epworth)設立供食點。

慈濟在為當地社區提供衣服、食物、毯子,安裝和修復水井等複合式的幫助。今為社區居民提供食物,愛心可以撫平恐懼,因為愛,他們知道自己很安全,受到很好的保護,孩子們不再害怕靠近志工,樂意接收他們的食物。

「由於辛巴威經濟不穩定,許多家庭都難以滿足基本需求。」朱金財企盼兒童以及其他沒有食物的人得到幫助,其中多卜沙巴(Domboshava)的供食點,也讓當地的老人和兒童受惠,志工更把握用餐時間,教導孩子們慈濟人文, 培養孩子堅強的性格、正確的美德、高尚的道德和積極的思維。

在庫娃雜那(Kuwadzana)志工也有一個經營一年多的供食站,因當地人口密度高,來用餐的居民人數一直高居不下,朱金財就盼再找到更合適的地點作為供食點。遍尋無果,於是接洽政府,希望政府可以協助提供場地。事情百轉千折,但為了貧困居民,大家還是不願放棄,繼續努力中。

志工像是一座橋,從此岸到彼岸,協助使用混濁水源的鄉親得到安全的水源;供食站將持續擴點幫助更多的弱勢家庭免於飢餓。

「不求減輕責任,只求增加力量。」靜思語是志工們在慈濟路上堅持的信念與動力,愛,情牽彼此,在貧瘠的土地裡,負重前行種下希望。

圖左 :霍亂疫情肆虐,孩童們口渴就捧起池塘的水喝,在當地早就見怪不怪,令人憂心。[攝影者:璧格(Biggie Samson)]
圖右 :看到水成功湧出,省長(右四)趕緊嘗試,感受這神奇的時刻。每當修井完成,必定伴隨著鄉親熱情歡樂的歌聲。[攝影者:璧格(Biggie Samson)]

圖左 :2024年1月17日,志工前往哈拉雷首都姆巴雷(Mbare),這次動員十七位志工,修繕九個區域,共修復十七口井。[攝影者:璧格]
圖右 :女性志工不遑多讓,女力當男人用,修繕工夫一點都不含糊,用心就是專業。[攝影者:璧格]

圖左 :志工無奈捲入政治鬥爭,但想幫鄉親的心不動搖,經國防部同仁(右)出面協調,團隊不負居民的期待,完成使命平安歸。[攝影者:璧格]
圖右 :志工責無旁貸不忍鄉親餓肚子,在辛巴威各區,總計成立了五十二個供食站。估計每日約有一萬六千多名貧困孩童與老人家前來領取。[攝影者:Hlengisile Jiyane]

圖左 :志工將孩子們聚集在樹下席地而坐,向他們介紹證嚴上人、講述慈濟歷史、學習靜思語,善苗輕輕種下。[攝影者:Hlengisile Jiyane]
圖右 :志工也在艾普沃斯設立供食點,讓小孩、老人及弱勢家庭免於飢餓,供餐時間小小的身軀,長長的排隊人龍,望不見盡頭。[攝影者:璧格]
圖左 :朱金財(左)親自為前來蒙多羅用餐的鄉親打餐,多年來無私付出,居民早已將親切慈藹的他視為親人,歡喜接受。[攝影者:Hlengisile Jiyan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