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7月22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臺灣 彰化 阿公、阿媽的願望

阿公、阿媽的願望

E-mail 列印
「『浴佛』音樂聲一響起,人生的跑馬燈就開始在我的腦海中,一幕接著一幕的晃過,生命中所有的過錯,想躲都躲不掉。」長青班學員胡儒勇邊說邊擦拭淚水。

◎照服員的用心

雖然每年「佛誕節、母親節、全球慈濟日 」都會舉辦浴佛活動,但都是在休假時間舉行,對年長者較為不方便。

5月15日,秀水區特地於「慈濟志玄文教基金會」廣場,舉辦浴佛典禮,讓「長青班」學員;「慈濟社區整合長照服務中心」「日照」的長輩也能參與浴佛。

「這是日照中心,第一次浴佛,真的很感恩大家,每一位阿公、阿媽都好感動。」日照中心的護理師魏遠蓉激動的說。

魏遠蓉是「慈濟人醫會」的成員,在群組內看到「浴佛活動,可以到各個護理之家舉辦」的訊息後,立即協調讓長輩浴佛的事務。

在浴佛過程中,屢次看到日照中心長輩禮佛後,就在佛桌上放上紅包。

「這些長者就是這麼貼心,不論是要為自己『植福』,還是想幫助別人。他們都是一群最有智慧的老人家。」魏遠蓉笑著說。

臉上掛著笑容陪著長輩,剛從浴佛會場回到教室內,再協助坐下的是任職二年多的照服員楊素幸。

其實,這位長輩不論大家如何邀約一起浴佛,他堅持拒絕參加。等到活動結束,其他長輩回到教室,興奮的談論著浴佛的感想,又自己要求也要去浴佛。

楊素幸一句怨言都沒有,立即陪著阿公前往。「用對待家人的心,來對待每一位老人家,你就不會生氣,反而覺得他們很可愛。」

照服員陳秀菁,因為本身就是茹素,所以她選擇到慈濟基金會服務。

「浴佛時,內心非常平靜,沒有什麼意念。」第一次參加浴佛的她說。

◎浴佛 打開身心靈

坐在最前排的胡儒勇,一聽到「靜寂清澄」音樂,就不自覺的淚流滿面。

年輕時就到海外打拼的胡儒勇,自嘲是位耐超又耐磨的「臺勞」。當年為了公司業績,胡儒勇免不了用嚴厲的方式,對待公司的幹部,也讓他與同事間,結下惡緣,造了口業。爾今,讓他後悔萬分。

雖然2017年胡儒勇回來臺灣期間中風,但他每天積極復健、運動、走路,還參加「長青班」,鼓勵自己要活就要動。

「人生沒有如果、只有後果跟成果,到這個階段了,除了健康以外,其餘都不重要了。」浴佛節束後,胡儒勇分享自己的生命體悟。

近年受「病苦」折磨的李阿媽,站在浴佛臺前,默默地低頭啜泣。

原來,從興建彰化靜思堂時,李阿媽就開始加入會員。當年雖然生活困難,但李阿媽為了讓善心不間斷,她改成每日投撲滿的方式來延續愛心。

「佛祖!保佑我身體快點好起來。」李阿媽許下她的願望。

手上的紙巾擦了又擦,還是止不住許阿公的淚水。

罹患「巴金森氏症」的許阿公,行動雖然較為緩慢,但不需要別人協助。從二十多年前發病至今,這種「每況愈下」的心理折磨,令他苦不堪言。

「不要每次都是讓你們出錢,雖然沒有很多,但這是我的心意。」體貼細心的許阿公拿著一個紅包,執意要投入竹筒內。

「我是第一次浴佛,我沒有祈求要自己健康、平安。我跟佛祖說:『大家都好,一切就會好。』」淚水在許阿公眼眶內打轉。

人生「八苦」,「病苦」為最,短短一個小時的浴佛典禮,不僅讓大家沐浴在莊嚴的盛會中,更能打開心門,傾訴內心的苦,也為自己許下一個美好的未來。

圖左 :護理師魏遠蓉(右),促成「日照中心」首次的浴佛典禮的因緣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圖右 :受「病苦」折磨的李阿媽,站在浴佛臺前,默默地低頭啜泣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
圖左 :照服員楊素幸,浴佛過程中,時時留意著日照中心長輩的狀況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圖右 :照服員陳秀菁,陪伴著日照中心的長輩一起禮佛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
圖左 :體貼細心的許阿公,拿著一個紅包,執意要投入竹筒內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圖右 :志玄中心的「長青班」學員與「日照中心」的長輩,一起虔誠祈禱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
圖左 :「虔誠最敬禮」活動尾聲,全體人員雙手合十、禮敬諸佛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圖右 :5月15日秀水區志工特地於「慈濟志玄文教基金會」廣場,舉辦浴佛典禮。[攝影者:紀淑貞]
圖左 :司儀許雅筑在浴佛典禮前,先向長輩們解釋「浴佛」的意義。[攝影者:紀淑貞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