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7月15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亞洲 日本 日街友打零工 只為見上人

日街友打零工 只為見上人

E-mail 列印
「像我這樣一個微薄的人,我只要能夠和大家一起站在人群中,遠遠的也沒關係,只要能夠聽到上人的聲音……。」聽說你想去花蓮,想要去見上人?「嗯……我想上人應該是很忙 的,我只想要能夠有機會跟大家站在一起,聽到上人說法的聲音就夠了……」這是柏木冬樹先生二、三年前暗自在心中許下的願望:想要到臺灣花蓮一次,親眼見到上人,親耳聽到上 人的聲音,然後就打算要回日本。

◎一餐熱食的因緣

因為一餐熱食而與慈濟結了緣後不久,志工黃素梅因為想要了解代代木公園的團體發放表,請柏木先生提供資料。這一日他來到日本分會,站在大門口,帶著猶豫不敢走進來,「我全 身髒兮兮的,像我這樣一個庸俗的人,怎麼能夠進到這樣一個乾淨的地方……」柏木先生說起他第一次來到日本分會時的不安。結果,黃素梅熱情邀請他進來。回憶起生命中的這一 天,「我是一個渺小的像垃圾一樣的人,好像到了一股巨大的清流裡,被清洗過了一樣……」他說。

原本在IT公司上班,中年後失業近十年了。住在東京這樣的大都會,工作機會看似很多,卻不適用中年後的失業者。「過了六十歲以後,很難找到工作!」為了節省開銷,他住在朋 友免費提供,兼作為貨品倉庫的小房間裡。有這樣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,或許已算幸運。這幾年因為友人介紹,開始了「代排隊」的工作,靠著這唯一的工作收入,賺取每個月最 基本的水電開銷。

認識慈濟後不久,志工邀請他參加分會每個月例行的掃街活動。每次掃街後,他隨著志工一起在分會簡單用餐,開始有機會從電視上看到上人說法的畫面。「如果有一天不是經由電視 畫面,而是直接親眼看到上人的話……。」他在心中默默地想著。一年多後,偶然從志工口中知道了上人不曾出國,他知道希望落空了,於是轉換了念頭,「那就只能到臺灣去一次 了。」

◎為見上人 努力「代排隊」

從來沒有出過國,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出國的柏木先生,二年多前有了這個想法之後,他開始加緊打工。代排隊是唯一的工作,不定時接到充當人頭排隊的工作通知後,必須購買所交代 的限量或特價商品,「通常在都內,有時會得坐車到遠處的電器行或購物中心……」。

有時清晨,有時半夜,先是排隊等待領取號碼牌,而後就有機會依號購買或是參加抽籤。看似簡單的工作,常常得花上六、七個小時,買到的可能是時下流行物品或許是宅男宅女瘋狂 著迷的3C電子用品,遇上熱門商品,還得徹夜排隊。

有些店家周邊沒有可以坐下的地方,遇上冬天就只能拉緊衣領;遇上雨天也只能撐著傘在寒風中排隊到天亮。這唯一的工作,所領到工資換算為時薪,常常不及最低保障工資的四或五 分之一。

◎喜歡思考和閱讀

柏木先生安靜斯文,與志工相處時除了回答問題或提問問題以外,其實不常說話。平常的時間他喜歡閱讀,十多歲時對價值觀與主客觀判斷的問題,產生極大的疑惑,「二十多歲開始 就愛讀邏輯學到現在還是……那時候美國的皮耳士(Charlew Sanders Peirce,美國三大實用主義哲學家,1839年至1914年)給了我很大的啟示。」 他說,三十多歲時解答了心中的疑惑,寫了論文,「我很想要出版,我已經把錢存好了,除了這筆錢以外,其他存的就是要去花蓮的錢了。」除了佛書,邏輯學、政治、經濟都是他愛 讀的範圍,通常是從圖書館借來,借不到的書就花錢去買。雖然處身在社會邊緣,政治、經濟仍然是他時時關心的議題。

為了幫他圓花蓮行之夢,幾位志工悄悄安排他「再靠近」志工一點,以便熟悉志工也熟悉人群。去年8月,日本分會在四谷活動中心的浴佛節活動中,安排了一場〈行願〉的演繹已接 近演出,分會志工以善巧的理由邀請他加入,「我們人手有些不足,可否幫忙一下?」因為已錯過了大部分的練習,只能以「特訓」的方式個別教授。幾天後柏木先生再次來到分會, 有人幫他剪了頭髮,有人幫他借了衣服,還有志工陪他一對一練習。

那一日演出後他和志工們坐在一起分享心得,「我聽說志工人數不足,那天想說補缺幫忙一下,沒想到一直演到上臺……」志工們笑而不語,「和大家在一起,感覺很快樂!鑑真大和 尚不管面對任何困難都勇往挑戰的精神,很想要學習。」

◎從代代木公園到志工

外表瘦高的柏木先生自從2009年代代木公園的熱食發放認識慈濟後,開始主動協助志工。「第一次是發號碼牌的大塚保師兄走近我,他給人的感覺很清新,讓我印象深刻」,而這 樣的感覺是別的團體所沒有的,「這是我對慈濟的第一印象!」

因為家人的關係,十多歲時就讀過《法華經》的他,對慈濟有一種親切感。熱食發放日時他開始主動協助從卡車中上下飯菜,發放約莫過午後結束,「如果我能夠幫忙事後清理公園的 工作,那志工們就可以早一點回家去……」,他主動在用餐後整理場地。自此,代代木公園的熱食日,他的背包中永遠放著垃圾袋和一根長鐵夾子。

每次前來分會,為了省下交通費,他總是走上四、五十分鐘的路程,然而,只要分會有需要志工,他樂意前來。熱食日時,常到志工準備的存錢筒中主動投款的他,「喜歡和大家在一 起像同伴的感覺」,也喜愛有回饋付出的機會。

今年1月的祈福感恩會,柏木先生擔任衣帽間志工,後來因為志工人數已足,所以進入會場參加活動。「我是準備來當志工的,以為可以多做點事,沒想到進去坐下來了……」對於不 能多做一些事,他覺得很抱歉。這一日活動中設置了愛心鑼,柏木先生敲下第三響,許下了「願所有的生靈皆幸福平安」的心願。

近二年的時間,柏木先生一點一點存下的錢,終於足夠買日本到臺灣的來回機票。行前,志工們以「制服」為他募愛,一人限一千日圓,二十多位志工的愛心募集,以全套的志工服送 給柏木先生,祝福他的臺灣之行。

「我可以去臺灣了!」柏木先生的願望,終於可以實現了!

(註:柏木先生將於3//8至3/11期間,出發前往臺灣。)

圖左 : 2010年7月5日志工見一陣子不見的柏木先生手持柺杖前來,上前問候。[攝影者:池田浩一]
圖右 : 為了讓柏木先生「再靠近」志工一點,分會志工邀請他加入志工的演繹。[攝影者:張秀民]

圖左 : 發放日,柏木先生時常協助搬運熱食器材。[攝影者:池田浩一吳惠珍張 秀民陳文絲明 ]
圖右 : 2010年5月3日, 隊伍中已見柏木先生身影。[攝影者:池田浩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