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社區網

06月20日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首頁 全球新聞、活動 中韓聯姻 譜下志業新頁(一)

中韓聯姻 譜下志業新頁(一)

E-mail 列印
韓國慈濟志工朴東燮有個貧困的童年,求學時期因家貧而輟學去當兵。復學後,在建國大學當親善大使時,與臺灣文建會委員陳奇祿很投緣,於是邀東燮來臺念書,不久卻遭歹徒行搶 且被打傷;也因此,好幾個巧合的因緣下,與嚴淑齡交往,婚後夫妻回韓國開拓事業不順,直到在大陸認識了王永慶,受他賞識而接觸工商界,才有因緣參加花蓮靜思生活營……

◎貧困童年 歷經磨練

朴東燮一九六三年,出生於全羅南道高興郡。一九一〇年八月,至一九四五年九月,日本殖民韓國三十六年,這個偏僻村莊,沒有日本軍人到過,是個鳥會生很多蛋,卻甚麼都沒有的 地方。

朴東燮的祖父朴鐘歌、祖母申良順,世代務農,因為家貧,幼年時期東燮沒有鞋穿;待經濟稍微好轉有鞋穿時,卻又拎在手上捨不得穿。與臺灣早期鄉下孩子一樣,上學時,書也是用 布巾綁在背上。

一九七九年,東燮高中時期,全家五口人,從順天搬到首爾;一九八〇年八月,全斗煥任大韓民國第十一屆總統時,朴東燮的父親朴根雨,是不同派系公務員而遭革職,許多機關不得 錄用,一家經濟支柱頓失依靠。

此時,朴家搬到江南蠶室附近,東燮每天凌晨四點,陪著母親宋聖順到工地賣手套,上課時間到了為了省車票錢,用跑的花一個半小時,到江北高中上課。搬到首爾後,東燮才發現, 鄉村與城市人,生活上的差距。

遭受打擊的朴爸爸,好一陣子振作不起來。幾年來,朴媽媽在外地工作,幫人家煮飯維持生計,年紀小的弟妹則寄住外婆家,為了生活為了孩子,朴媽媽是徹底犧牲。

一九八二年東燮上大學,一學期就休學,隔年下學期復學。一九八四年六月上學期結束,因環境困頓,朴東燮無法繼續念書,七月只好輟學去當兵三年。一直到一九八七年三月退役 後,再上建國大學二年級下學期。一九八七年阿公往生後,接故鄉的阿嬤來首爾同住。六口人擠在小小地下室房間,擺上家具後已無轉身餘地,朴媽媽只得窩在門邊睡。

◎受邀來臺 學習中文

一九八七年盧泰愚總統上任後,認為前政府對公務人員的處置,有不當之處,所以補償被革職公務人員八年的薪水。遲來的正義,稍稍改善家裡的經濟;但是,之前八年已造成家庭難 以彌補的傷痛。

一九八八年九月韓國漢城(現名首爾)奧運期間,為期二週在建國大學,舉辦第三屆國際漢學學術會議。當時臺灣文建會主委陳奇祿,與多位教授到韓國參與漢學會議。有位同行的札 奇斯欽教授,是蒙古王朝的皇族後裔,他是政大邊疆研究所創辦人,曾受邀至美國甘迺迪研究所,擔任永久研究員,與美國白宮研究員,其父羅布桑車珠爾,曾任民國初年外交部部 長。 漢學會議期間,朴東燮是建國大學的親善大使,負責接待貴賓。期間朴東燮和臺灣的教授互動頻繁。其中札奇斯欽教授伉儷,和朴東燮特別投緣,還認他做乾兒子。也因為此段因緣, 陳奇祿邀請朴東燮到臺灣念書。

一九八九年六月,東燮大四上學期結束,即辦休學到臺灣師大語言中心學習中文。東燮的大學生涯,在韓國與臺灣前後念了十年才畢業,再到政大念民族研究所。

◎來臺被搶 玫瑰慰心

嚴淑齡一九六五年出生於高雄。幼年隨著父親的工作,居住過苗栗、臺中。上大學才到臺北。一九八九年,淑齡就讀東吳日本文化研究所二年級,和來臺學習中文的朴東燮,同住在外 籍生宿舍臺北國際青年活動中心,為幫朴東燮的臺灣室友慶生,兩人才結下相識因緣。

嚴淑齡表示,雙方當天對彼此的印象卻是很差的;因為朴東燮在房間沒有顧慮到有客人在場,仍在吞雲吐霧,讓淑齡覺得很不舒服。而朴東燮以韓國人的立場認為,那是我的房間,為 何需經外人同意才能抽煙。卻有個女生竟然對他說不要抽煙,這是很不禮貌的事情。

一九八九年九月,朴東燮聽說嚴淑齡要和妹妹到韓國玩,於是託她們帶東西回韓國,再從韓國帶了一大皮箱的東西回到臺灣。朴東燮為了答謝嚴淑齡,答應要煮韓國人蔘雞湯請她們; 但是當天晚上約定的時間到了,朴東燮卻沒出現。

到了晚上十一點多,嚴淑齡聽到敲門聲,是非常狼狽的朴東燮,他的眼鏡破了,眼睛有傷口,衣服髒兮兮的。他向嚴淑齡致歉,且描述缺席的原因。當天他去銀行領錢,走出銀行就有 人開口向他借一百元,當他拿出皮夾要抽錢時,整個皮夾卻被歹徒搶走了,因為不會講中文,喊不出「搶劫」,所以沒有路人幫忙。

他一直追到當時總統府旁,臺大醫院工地,忽然衝出來兩個人,會同搶劫的人,三個人打傷了朴東燮。當天夜裡,朴東燮緊急被送就醫。

隔天,嚴淑齡的弟弟當兵放假,兄弟姊妹四人,一起到仁愛醫院附近吃飯,妹妹聽說朴東燮就住在仁愛醫院,於是提議去探病。剛好餐廳附近就有花店,就買了一枝玫瑰花帶去慰問朴 東燮。他看到嚴淑齡等人非常高興;因為一朵玫瑰花,一段異國情緣悄悄升溫。

皮包被搶,那個月朴東燮身無分文,就讀政大的室友白允宜,覺得室友被搶是臺灣人對不起他,因此用打工的錢,資助東燮當月的生活費。

◎國慶日 牽起中韓因緣

一九八九年雙十節,嚴淑齡和弟妹等人,和朴東燮相約看國慶煙火,結果四人走散了,只剩嚴淑齡和朴東燮兩人,終於有獨自交談的機會。當晚,他們從臺北火車站沿街散步,朴東燮 細訴幼年艱苦的生活。聽著朴東燮艱辛的兒時故事,淑齡不禁動容落淚。不知不覺中,已走到臺灣大學的辛亥路。

淑齡自嘲:「或許是有談戀愛的情愫,根本不知道累,腳都不會酸,走去又走回來,就坐在臺大辛亥路上椅子聊到天亮,然後到對面永和豆漿吃早餐,第一次約會是吃早餐。」

自此兩人話匣子打開,拉近彼此的距離,開始正式交往。朴東燮讀政大會講日文,嚴淑齡在東吳日文系,所以他們是用日文談戀愛。嚴淑齡的父母告訴東燮:「你找到正式工作,有固 定薪水,才可以結婚。」二人交往了四年,朴東燮終於在外交部有了固定工作,嚴家父母終於同意,把女兒嫁給朴東燮。

為了讓娘家爸媽放心,除了自己買一張床外,她將生活基本家具列出來,請親近的妹妹或朋友資助。朋友、妹妹,紛紛相挺幫忙買家具,從此有了家的感覺。淑齡說:「當時結婚親友 送的家具,到現在都捨不得丟,因為都是大家的愛心。」

在臺灣地方法院公證結婚後,一句韓語都不通,就拎著兩個皮箱嫁到韓國。一九九三年八月,在韓國結婚時,特別邀請乾爸媽札奇斯欽夫妻、乾姊姊們,到韓國參加婚禮。身邊只有五 百萬韓幣辦婚禮,婚後兩人將僅剩的錢,合租一間十三坪小小公寓,家徒四壁下開始了另一段人生旅程……

◎經營之神 給予轉折機緣

朴東燮在外交部有固定薪水,淑齡除了教書外,也兼在滾石唱片韓國分公司上班。一九九七年六月,決定創業開旅行社,但不巧遇到韓國金融風暴,很快的結束旅行社。景氣蕭條下, 一九九八年嚴淑齡帶著孩子回臺灣娘家,朴東燮則留在韓國等待機會;後來他決定到大陸發展,在韓國、大陸,來來回回摸索。一九九九年,嚴淑齡再回到韓國。

之後,朴東燮受邀擔任山東青島市政府經濟顧問,於是與孩子搬到青島同住,二〇〇〇年到二〇〇四年期間,一家人在中國展開另段生活。嚴淑齡到韓國之前,在大學教日文;結婚後 在韓國外交部專門培訓的研究院教中文。到大陸後淑齡在山東青島,中國科技大學教韓文與日文。

在山東期間,朴東燮認識臺塑董事長王永慶,受到他的賞識。朴東燮將他在臺灣出版的二十多本叢書,重新編輯加上一些心得與韓國因緣,成一冊韓文版「經營之神王永慶」。書採用 可防水的珠光紙裝訂,因有此緣,朴東燮開始在韓國經營臺塑的生意。經董事長王永慶允許用臺塑的名字,公司取名「韓國臺塑」,朴東燮任董事長。

生意越做越好,除了經營工廠的製造業外,也經營石化原料為主的貿易業,家庭經濟生活大幅改善,但也因工作忙碌,而疏忽了家人。二〇〇〇年間,小孩剛到大陸受教育,朴保璘上 小一,朴修民上幼兒園,朴東燮因為事業繁忙,經常韓、中、臺,三地出差,且應酬不斷,很少回家,孩子經常看不到父親。

有一天她們在院子玩,聽到爸爸回來,高興得不得了,一到家也不讓爸爸休息,就拉著爸爸繞著小院子,向鄰居孩子炫耀著:「你們趕快出來,來看我爸爸,我爸來了……」

當時家境算是優渥,住在青島海邊的別墅區,但是家裡沒有請佣人,連司機都找專門計程車司機,固定到家裡接送。淑齡堅持過著以前純樸的生活:「以前家裡爸爸媽媽的生活模式, 還是都留著,沒有奢侈浪費的習慣,孩子從小也跟著過簡單的生活。」

◎立願傳承 靜思法脈

二〇〇四年六月,嚴淑齡和孩子由大陸回到韓國過暑假,嚴淑齡看到公司出現狀況,因而被朴東燮說服留下來幫忙,一起經營公司,直到二〇〇八年。淑齡說:「這四年我體悟到,錢 不是萬能,錢不會帶給我幸福,我決定把一切放下,只帶著兩個女兒要回臺灣……」二〇〇八年六月,淑齡帶著兩個小孩回臺定居:「或許當時是為了回來見上人做準備吧!」

二〇一〇年十月,因山東德州皇明集團董事長黃嗚的邀約,朴東燮夫妻參與花蓮實業家生活營。證嚴上人見到朴東燮,說的第一句話:「我等你很久了!」當時,上人這句話讓朴東燮 不解,上人到底在等他做什麼?

「你跟上人的因緣很深,要不要皈依上人?」在旁的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向他提議,當下朴東燮下定決心,與同行的妻子嚴淑齡一同皈依上人座下。

回到韓國後,大家稱為酒鬼、無肉不歡,無魚不食的朴東燮,一改過往的葷酒生涯;他的改變讓身邊的朋友感到不可思議,連他自己也不知為何有如此大的毅力。朴東燮說:「皈依後 馬上戒酒,茹素,有時因為趕時間,慈濟十戒除了遵守交通規則外,其它全都守戒。」

淑齡婚後,馬上放棄教書工作,到韓國開始新的人生,一邊要教養孩子,一邊要工作,雖然辛苦但過得很充實。隨著經濟條件改善,生活寬裕,內心卻總感不踏實,於是心中不斷湧現 回臺灣的念頭。

如果沒有回臺灣定居,不會有機會回到心靈的故鄉皈依上人。嚴淑齡(慈定)因在臺灣之便,皈依後馬上培訓,並在二〇一一年受證。朴東燮(濟堅)則在二〇一二年受證。夫妻倆受 證時立願:「希望能將上人的靜思法脈,與慈濟精神帶回韓國,接引更多有緣人同行菩薩道。」一對慈濟堅定的夫妻檔,沒有忘記當時的承諾,開始在韓國篳路藍縷開拓志業之路。

圖左 : 1979年,朴東燮高二時期,為在野黨領袖金泳三(左)工作。1993至1998年間,金泳三擔任韓國總統,朴東燮曾經擔任總統秘書。 [攝影者:朴東燮提供]
圖右 : 1984年朴東燮(中)因家貧只得去服兵役。[攝影者:朴東燮提供]

圖左 : 1989年雙十國慶因緣,朴東燮、嚴淑齡正式交往。[攝影者:朴東燮提供]
圖右 : 朴東燮因為編輯韓文版「經營之神王永慶」而得到王永慶的賞識,開始經營臺塑的生意。[攝影者:朴東燮提供]